2021年11月29日 注册 / 登录

在线教育独角兽把人教“坏”了?美国人是这么看的

来源: 创业邦

编者按:本文来自创业邦原创,作者:狮刀

教育培训行业尘埃落定,创投圈到了复盘的时刻。

前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大力整顿教育培训行业,一些由投资机构支持的在线教育公司受到重创。但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美国多家在线教育公司先后IPO或二次上市。

不同的市场似乎在传递不同的信息。

对此,有人解读是不同市场之间的差异,但也有人看到的是全球教育行业资本的一些共同问题。

今天,我们推荐美国著名教育学者的文章《资本正在流向不合适的教育初创公司》(VCs Are Pouring Money Into the Wrong Education Startups)。文章的结论是:全球投资机构对在线教育赛道的疯狂加码,不仅背离了风险投资的本质,某种程度上也有碍教育公平。

作者Thomas S. Dee是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GSE)教授暨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SIEPR),主要研究领域涉及教育在内的公共政策和实践。该篇文章2020年刊登于美国科技媒体Wired。

资本青睐独角兽

忽略初创技术公司

作者指出,在整个疫情期间,全球资本对包括教育科技(Edtech、相当于中国的在线教育赛道)、气候变化(相当于中国的“碳中和”主题)和健康等几个领域进行了大手笔的投资。

其中,为了“疫情红利”的最大化,机构对教育科技赛道的投资几近疯狂。作者估算,仅对2020年不完全的统计(文章发表于11月29日),当年涌入的资金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的两倍多。

图片

截至2021年Q3,全球教育公司融资情况。

红色格子为中国,蓝色格子为美国,

绿色格子为印度,黄色格子为欧洲。

然而,作者却发现,资本真正青睐的是已经长大的教育独角兽,而不是初创技术企业。在独角兽中,他们尤其追捧一些大型的在线教育平台,为此不惜在后期阶段大手笔加码,大幅推升了估值。

作者指的大型平台公司,既有猿辅导和作业帮这样的中国独角兽,也包括美国和印度的在线教育公司,比如BYJU’s、Kajabi、Unacademy和MOOC平台Coursera。

这些平台的支持者,既有老虎基金、愿景基金这样的跨国巨头,也有红杉中国和IDG资本这样深耕中国的机构。

图片

截至2021年5月28日,中国教育科技公司融资情况。

图片

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国教育科技公司融资情况。

追捧独角兽意味着获得投资的主要是那些并不缺钱的成熟企业。根据投资银行瑞杰金融最新的数据,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在教育科技领域的411笔交易中,四分之三发生在PE阶段,而交易金额中约有78%贡献给了PE阶段的公司。

在中国,舆论指责在线教育平台普遍缺乏“科技含量”,不能算是教育科技公司。这些超级独角兽最被人诟病的例子,就是他们获取用户的方式甚至很“传统”,只会用获得的资金,“烧钱”打广告。

作者认为,投资机构借助疫情押宝在线巨头,与同质化的对手争夺用户,不失为一个精明的商业决策,但长期看,这样的做法将产生不良的影响。

比如,天价的估值意味着较少的资金会流向那些真正应用技术改变教育的初创公司。作者指出,有研究表明,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每当经济不景气,风险资金就会减少早期投资,而“有意义的项目”获得资金的可能性就会降低。教育类企业显然属于这一类。

在线教育增加焦虑感和教育不公

作者认为,有证据表明,身处在线教育环境中的学生和家长存在更多的焦虑感、压抑感和孤独感。

比如,远程教学的模式让老师的工作时间更长、精神消耗更大(缺乏配套支持和培训)、学生的学习时间也更长、父母也不得不花大量时间重新规划孩子的时间表,平衡自己的工作,等等。

作者还提到在线教育不利于弱势群体,有碍教育公平。他说,由于疫情,自2020年3月以来,美国有300万弱势家庭的孩子上不了学校的课。而在线教育平台越普及,对一些家庭条件有限、或者有学习障碍的学生的不公就会加剧。

以上现象,虽然说的都是美国的情况,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它们和中国主管部门的担心是一致的。

教育应该怎么投?两个框架

作者认为,资本应该尽快回归到风险投资的本源,即投资科技上来。

对于教育科技(Edtech)来说,机构应该更多专注于寻找那些拥有不同于现有技术的、真正具有创新性的初创企业。

比如,作者认为,面对面的学习和对着电脑学习所取得的结果是不一样的,这不仅仅事关学习效率,也体现在人格发展上。

风险投资完全可以去寻找那些致力于让学生在保持学术兴趣的同时也能获得身心健康的技术。对创业者来说,这其中的市场空间也是巨大的,绝不是一场疫情带来的商机所能比拟的。

读了美国这位学者的文章,我的感受是,教育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头等大事,教育领域存在“普世”的东西,教育投资也要有正确的“三观”,这就需要新的投资理念的指导。

当前,全世界投资行业公认的一个新理念就是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模式)。近几年,这个理念已经从二级市场传导到一级市场,从西方传递到中国,正在成为中国创投行业的新规范。

在最近的一次行业会议上,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说,ESG是投资避雷和合规最好的工具。华兴在评估项目时,现在都会考虑(1)是否有利于环境;(2)是否有利于社会;(3)项目的治理模式是否符合中国当下鼓励的模式。

因此,我们希望看到教育投资能够加快引入ESG体系,标准要比其他领域的投资更高。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一位中国的伟人指出过中国教育改革(即创新)的方向。

1983年,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为北京景山学校题词: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邓公从来没有解释过题词的具体含义,但它的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教育领域,之后每一个时代、每一个行业的出类拔萃之辈都折服于邓公题词的高瞻远瞩。

如果我们把题词中的“现代化”理解为“科技”,把“面向世界”理解为“接轨”,把“未来”理解为“下一代”,那么,邓公的话也是教育领域创投人的一个指南。

创业邦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