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注册 / 登录

金嗓子喉宝哑火,市值断崖式下跌即将退出港股

文丨BT财经 青山白鹭

要问80后或者90后小时候跟着父母到药店最喜欢买什么药,可能金嗓子喉宝算一个。

因为金嗓子喉宝有着润喉化痰的效果,还兼具糖果的口感,更容易让消费者接受。但是红遍大江南北的金嗓子喉宝近期却遇到了退市危机。

近日,金嗓子 $金嗓子(06896)$  发布私有化公告,获董事会副主席曾勇牵头的创办人集团及私募基金亚赋集团提出以每股2.8港元提私有化建议,作价较8月5日停牌前收市价(2.22港元)溢价25.6%,较股份于不受干扰日期的收市价(1.80港元)溢价约55.6%。

此次私有化涉及1.89亿股,涵盖资金约5.3亿元,要约人已经委聘渣打银行作为此次交易的财务顾问。这意味着私有化之后,金嗓子将彻底退出港股市场。随着金嗓子宣布退市,其止不住下跌的股价最终锁定在1.80港元。

金嗓子退市背后是日益下跌的股价和停滞不前的业务,金嗓子到底怎么了?

金嗓子喉宝包装上那个人是谁?

提起金嗓子就不得不提柳州糖果二厂和江佩珍

江佩珍从小家境贫寒,十几岁就到柳州糖果二厂打工,因为工作积极在18岁就成为副厂长。但是原材料上涨和进口糖果冲击等问题柳州糖果二厂经营越来越困难,最终濒临破产。

江佩珍急得到处想办法挽救厂子,有天江佩珍听说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王耀发教授治疗慢性咽炎有一个秘方,很多人都去他那里讨方子,江佩珍灵机一动,如果把这个药方要过来做成一种糖果,那是不是就不愁销路了?

江佩珍通过各种途径终于认识了王耀发教授,他了解了江佩珍的想法后竟然无偿将药方赠送给了江佩珍,金嗓子喉宝就是这样诞生在了一家糖果厂,为了感激王耀发教授,金嗓子喉宝特地把王教授的头像印在了包装上。

后来因为糖果厂改制,江佩珍集资成立了广西金嗓子制药厂,并将柳州糖果二厂联合成立了广西金嗓子股份有限公司。

金嗓子喉宝问世后成为了当时的"网红爆款",一年的销售额就达到6000万元,九十年代末公司的产值为2亿元,并跻身全国百强制药企业。

正是这时,金嗓子也陷入了最具争议性的一次营销事件,即外界所称的"忽悠罗纳尔多"事件,也正是这次营销事件,将金嗓子喉宝推向了全国。

2003年,著名球星罗纳尔多来北京参加球赛登上了各大报刊的头条,江佩珍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次宣传金嗓子喉宝的大好契机,动用一切人脉资源邀请到了罗纳尔多一起参加宴会,并在宴会现场让罗纳尔多穿上了有金嗓子标识的衣服拍了照片,当时有媒体报道称金嗓子支付了罗纳尔多30万美元。

但是随后金嗓子制药却将这私下宴会中的照片当作广告到处宣传,甚至登上了央视的黄金时段,罗纳尔多经纪团队知道后大为恼火,一纸诉状告到法院控告金嗓子非法使用罗纳尔多的肖像用作广告。

最终金嗓子和罗纳尔多团队私下和解,虽然这次营销事件一波三折,但是金嗓子的宣传目的达到了,一举占领全国的润喉类非处方药市场,并在2014年成为全国市场份额第一。

而江佩珍也因为这次营销事件被称为"营销鬼才",甚至被高校的营销学专业收录在教材内。

面临盛世危机

通过罗纳尔多的营销事件后,金嗓子喉宝销量猛增,在2014年牢牢占据了中国咽喉产品企业的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

顺理成章,2015年7月金嗓子迎来高光时刻顺利登陆港股。也是在这一年,江佩珍将王耀发的头像从金嗓子喉宝的外包装上取下,更换为自己的头像。

金嗓子的股价一路飙升,并在2016年达到顶点8.47港元/股。谁曾想从这之后金嗓子的股价走势越来越糟糕,从此一路下滑没有止境。自上市到现在,金嗓子的市值已经跌去了一大半。

股价跌跌不休背后是金嗓子经营出现了巨大问题,查阅金嗓子2015年到2020年的财报会发现,整整六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几乎没有上涨,还略有下滑的趋势。比如2015年的营收为7.07亿元,到2020年营收反而下滑为6.47亿元。从此金嗓子一直被外界质疑增长乏力。

另外金嗓子的净资产收益率也在下探,2015年为29.2%到2020年下滑为13%,这更坐实了金嗓子增长乏力的事实,还多了业绩无增长分红率不高的新问题。另外市场还注意到金嗓子产品几乎没有创新。

金嗓子能想到的增加营收的唯一办法就是提价,但是市场也极为敏感,刚提价销量就开始猛降,甚至影响到了年销售收入。

从产品上看,金嗓子一直依仗金嗓子喉宝和金嗓子喉片两款产品,这两款产品甚至占据了总销售额的89%,过了这么多年到现在依然是这种状况。相对应的是金嗓子在研发上几乎没怎么花钱,在2015年金嗓子对外就宣称会投入6500万元用于研发,而时至今日,仍未见到这笔研发经费投放。

金嗓子在财报上还有个值得关注的地方,营销费用占了支出的大头,从2015年开始就一直达到支出的40%以上,平均下来每年的费用在3亿元以上。

在2016年,金嗓子赞助了《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等综艺节目,但是这笔5000多万元的广告费却一直拖着,最终被广告商起诉至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法院判决金嗓子支付这笔广告费,但是金嗓子拒不执行,最终江佩珍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成了"老赖",这次法院判决也让本来就经营陷入危机的金嗓子雪上加霜。

这次金嗓子私有化退市,应该是其最好的归宿,退市后可以重新研究市场,拿出更新的产品来满足年轻化市场的需求,并找到新的增长点。

中国咽喉类非处方药市场是否还能有金嗓子的一席之地,未来会给我们答案。

欢迎关注【BT财经】,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