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注册 / 登录

鸿蒙发布,正面 PK 安卓,华为不是硬上弓

" 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我们是不是就傻了 ",2012 年华为在任正非的这种焦虑之下开始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 " 鸿蒙 "。

任正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是智能手机蓬勃发展的时候: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功能机、乔布斯执掌下的苹果大杀四方、小米凭借 " 互联网思维 " 炙手可热。而这一年,华为第一款旗舰智能手机 Ascend P1 上市,全球只卖了 50 多万部。

六年后,任正非的 " 杞人忧天 " 成为了现实--美国一纸禁令断了华为的 " 粮 "。也幸亏任正非的 " 无中生忧 ",华为得以在彻底断粮之前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统。

经过八年的研发、两年的试水,6 月 2 日晚上八点,华为举办鸿蒙发布会,正式推出了全新的 Harmony OS,以及搭载鸿蒙操作系统的 Huawei Watch3 和 Matepad Pro 等一众新品。发布会上,华为宣布了鸿蒙 OS 的升级名单,华为会根据名单的顺序在两年内逐步对这些机型进行升级。

目前的鸿蒙应证了那句话:" 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鸿蒙系统想要成功--或者说活着,还面临着开发生态不够完整、商业模式尚且不明、三方厂商难付信任的局面。

鸿蒙虽难却是不得不为。2006 年,侯为贵说 " 核心技术要有自己的,才能不被别人牵着 ",但是中兴没有做到,于是中兴败了。15 年后,华为因为同样的问题被卡着脖子,但是鸿蒙诞生了。它不仅仅决定了华为能否在下一个智能时代取得先机,更寄托了我国在操作系统上实现技术自主的希望。

鸿蒙系统对华为有哪些意义?

毫无疑问的一点是,鸿蒙系统的首要任务就是满足华为在软件层面的自主权,这也是华为目前迫切需要鸿蒙上线手机的需求。

芯片和系统是一部手机的大脑和灵魂,美国禁令掐断了这两个关键部分的供应。麒麟芯片和鸿蒙系统是华为实现自主行走的两条腿。

上个月举办的谷歌全球开发大会上,谷歌公布了安卓 12 系统的首批测试版本厂商。在 OPPO、realme、小米、vivo、中兴、一加、联想、华硕和 TCL 等一众熟悉的名单中,华为正式消失。这说明,鸿蒙手机是驾在弦上的箭,不得不发。

而不久前海思也宣布,继麒麟 9000 芯片之后,麒麟 9010 即将完成设计,这款芯片采用了最为先进的 3nm 工艺,在性能以及功耗上实现了对于麒麟 9000 的全面赶超。

身处手机行业多年,旭日大数据董事长孙燕飙向锌财经表示:芯片问题在短期内没有解决办法,只能依靠贸易关系的缓和或是国产芯片制造商的技术突破。这个问题只能交给时间,非华为一力可以克服。而操作系统作为华为的第二条腿,早晚都要上线。

不过在他看来,鸿蒙系统之于华为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一个备份系统,而是彻底颠覆了华为之前的发展逻辑:自有系统意味着华为手机可以走苹果的路线,从系统底层出发构建软硬件生态。

 

此前,小米的内部人员在回答 " 小米的 pws 耳机什么时候能够追赶上苹果的 Air Pods" 时,表示:"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长期的工程 "。两个 " 非常 " 诠释了自有操作系统和开源系统之间的差距。连小米这种首个靠定制 ROM 系统建立护城河的厂商也不得不承认,自有系统在软硬件发展过程中具有天然优势。

过去,中国的消费电子--无论是家电、电脑,还是后来的手机、手表、智能穿戴--都遵循了同一套设计思路,就是拼装。决定一个产品形态的往往不是消费者的需求,而是厂商可以采购到怎样的零件,再根据已有的供应商零件设计产品的功能和卖点。而操作系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过是谷歌这个供应商提供的零件。这导致了消费者的使用体验非常糟糕。

最开始改变这种状况的其实是小米的 MIUI 系统。2010 年雷军从金山公司中拉了几个人,开始研究在安卓系统上做一个定制化的 ROM 系统,就是之后的 MIUI。一年后,MIUI 拥有了 50 万的发烧友用户,刷机成为了手机界的时尚。就在 MIUI 一周年的时候,小米手机正式发布了第一款手机,顺利将落后的国产手机市场撕开一个口子。

小米的崛起证明了,通过定制化的 ROM 系统可以一定程度上实现功能的自主设计,最终在终端效果上产生巨大的变化。华为、魅族、OPPO、vivo 等其他厂商纷纷觉醒,开始采用定制化的操作系统。这一波浪潮造就了整个国产手机市场的崛起。

尽管如此,ROM 系统仍旧建立在安卓的开源系统之上,受制于谷歌,和苹果 IOS 系统的自主性不在一个等级。所以,鸿蒙系统的出现,使得华为在系统的自主性上比安卓厂商们更进一步,完全颠覆了以往的硬件设计思路。这才是鸿蒙系统之于华为手机乃至其整个硬件生态更加深远的意义。

除此之外,鸿蒙系统对于华为来说还有第三重意义。鸿蒙系统是华为抢占 loT 时代领导性地位的最重要的武器。

一个新的操作系统要想获得成功,一定要创造新的商业空间。目前电脑系统 Windows 一家独大,Mac OS 靠着苹果生态尚且能分一杯羹;手机操作系统中安卓和苹果二分天下。鸿蒙想要再在这两个领域里分蛋糕成功的概率是很低的。随着物联网的到来,loT 是鸿蒙弯道超车的最好机遇。

无论是百度、阿里、360、谷歌这种互联网企业,还是苹果、小米、OPPO、vivo、魅族这种手机厂商,都已经投身于 loT 领域多年。但是,目前为止,在这场 IoT 生态大混战中仍旧没有跑出绝对的龙头厂商。不同于手机行业的激烈追赶,loT 领域各个系统的起跑线是一样的。

鸿蒙系统就是华为冲着物联网时代打造的一把利剑。分布式、跨平台设计的特性使得鸿蒙相比其他系统更加具备有效性。再加上,在 IoT 领域,华为无论是技术实力还是品牌影响力,都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因此,借助鸿蒙系统华为可以带动上下游产业链,撬动整个市场。

系统自主性、生态底层基础和物联网抢跑权,这是鸿蒙系统之于华为的三个主要的意义。不过,鸿蒙系统真的成功形成生态,还需要时间。

国产手机大厂上不上鸿蒙的这艘船?

OPPO 公关人员发表反对鸿蒙言论一事在行业闹的沸沸扬扬,最终以该员工辞职终结。荣耀 CEO 赵明也在公开发言中表示目前荣耀会更倾向于安卓系统。这两件事情都反映了短期内鸿蒙在第三方手机厂商中的受欢迎程度并不乐观。

三方厂商对鸿蒙的迟疑皆在情理之中。在商言商,正如任正非所说 " 狭隘的自豪感是会害死华为的 "。如果三方厂商们单纯因为鸿蒙的 " 国产 " 性质而贸然采用鸿蒙,也会害死自己,甚至会害了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国产智能手机行业。

首先就在于,相比安卓,鸿蒙在技术成熟度上仍有距离,这一点恐怕华为也得承认。鸿蒙从面世到从真正推向市场,从有终端产品到正式搭载手机不过才两年时间。而安卓从 2008 年开始到今天,已经走过了 13 年。任何一个三方厂商都没有必要放弃一个使用了十余年的成熟系统,不顾对用户可能造成的困扰。

其次,对于三方厂商来说,华为本身就是竞品,来自技术和商业利益方面的顾虑必然会侵扰到他们选择系统时的抉择。

此前,OPPO 公开发言的前公关人员表示:" 用了华为的鸿蒙系统,自家的服务将会被华为掌控,没有人会把自己的命门交到华为的手中 "。采用了鸿蒙的系统,就意味着底层技术都来自竞品,这对三方厂商来说的确需要勇气。

回顾安卓的发展史就会知道,安卓之所以能够打败塞班系统,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谷歌和众手机厂商不存在竞争关系,而诺基亚则在长达二十年代的时间里把他们按着打。两者之间,孰亲孰疏,不言而喻。

 

再加上,国产手机厂商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以定制系统为核心,衍生出分成、系统预装、广告等多方面的营收方式。以小米为例,2020 年财报显示小米广告收入达到了 127 亿。一旦要他们搭载鸿蒙系统,这些收入归属于谁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因此,无论是从技术顾虑还是利润角度出发,三方厂商都没有理由舍弃已经成熟的安卓系统,而转向鸿蒙。

最后一点就是潜在的地缘政治风险。艾媒咨询 CEO 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告诉锌财经,尽管从商业规则上来说并不符合常理,但是考虑到目前的中美贸易关系,政治风险的确是国产厂商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随着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饱和,高端市场和海外市场是手机厂商们必然要厮杀的下一个战场。如果这个时候因为搭载了鸿蒙系统,而被某些国家通过政治理由挡在市场之外。对于国产手机厂商们来说是无妄的损失。

因此,尽管华为方面表示鸿蒙系统完全开源开放,欢迎第三方的手机厂商一起开源共建。短期内也不会有三方厂商贸然下场。头一个宣布接入鸿蒙系统的魅族也只是用旗下的 loT 产品试水,而没有直接接入手机系统。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乐观态度:" 我不认为国产厂商会完全拒绝鸿蒙,因为目前从厂商的竞争情况来看,命运握在华为手上,总比握在美国人手上保险一点。"

地缘政治因素对鸿蒙来说是一道阻碍,更是一份动力。只有形势越紧张,鸿蒙作为国产操作系统的重要性才越突出。换句话来说,鸿蒙是国产三方厂商的系统后盾。

因此也有行业专家认为,三方厂商目前不搭载鸿蒙是正确的,因为海外市场需要三方厂商去抢夺。蛋糕就这么大,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出货量更是连年下跌。如果为了驰援鸿蒙系统而放弃了海外市场,对于整个国产手机行业来说是得不偿失。

鸿蒙系统面临哪些挑战?

那么,鸿蒙想要成为一个具有竞争力的操作系统,还需要克服哪些问题?

首先无法避免的是生态问题。此前华为消费者业务 AI 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副总裁杨海松透露:" 对于操作系统这类底层平台而言,软件使用量、市场占有率是它能否活下来、能否成功的核心因素,而 16% 的市占率则是一个生死线 "。

对此,无论是华为自己还是业内的其他参与者都把希望寄予了智能设备生态。

张毅表示," 鸿蒙系统上线之后必然会有一个接受的过程,适用范围也是从华为全线产品开始。这里华为的优势在于整个数字产品的产业链布局比较完善,可以把系统用到大中小屏幕和各种智能设备上去。"

在 5 月 21 日举行的华为生态大会 2021 中,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已经说过,华为计划 2021 年将国内 1+8 的设备全面升级到 Harmony OS,预计到 2021 年年底整体会超过 2 亿台。同时面向第三方的合作伙伴也在进行全面的匹配,预计到年底将有超过 3 亿台设备来使用 Harmony OS。

 

目前,美的、九阳、老板电器也已经纷纷发布了搭载鸿蒙 OS 的智能家居产品。这些设备支撑起了鸿蒙 16% 的生死线。

此外,孙燕飙认为,部分二三阵营的手机厂商可能会成为最先一批替换鸿蒙的玩家。

毕竟马太效应显著的手机行业,末流厂商翻身的机会实在不多。如果能够靠鸿蒙的这一波热度取得市场关注度,或许会是一个好时机。特别是如今华为自身因为芯片禁令导致手机严重缺货,鸿蒙手机成为市场上的 " 奢侈品 "。小厂入局,可以以系统 " 平替 " 的身份带动、吸引更多资源。

其次,成功的商业模式是孙燕飙眼中鸿蒙真正面临的挑战。在他看来,只有利益才能吸引合作,想要扩大鸿蒙的生态圈,引来更多的开发者,必然要给合作伙伴足够的利益。生态平衡的本质是经济平衡。

这一点也直接体现在智能手机发展早期安卓和苹果之间的区别。彼时苹果的开发者规模比安卓要大得多,正是因为通过开发苹果应用且赚到钱的人很多。《疯狂的小鸟》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作为当年最火的游戏,《疯狂的小鸟》凭借 10 万美元的成本一年之内狂赚 8000 万美元。开发公司 Rovio 市场和业务发展总经理 Peter Vesterbacka 曾直言是 iPhone 的功劳。

而相比之下,安卓世界直到小米等国产厂商的定制 ROM 的出现才逐步形成完整的商业模式。因此,对于目前的鸿蒙而言,规划出一种平衡自身和开发者经济利益的商业模式,才是其逐步向第三大操作系统地位进阶的关键。

孙燕飙表示,这套模式一定不是复制苹果或者安卓已有的盈利方式,而是会根据鸿蒙本身的特点有所不同。结合此前华为大举进入智能汽车领域 Tier1 的举动,业界已有的揣测是可能会结合 PaaS 等互联网服务生态的模式。

" 如果有人拧熄了灯塔,我们怎么航行?"2020 年,在华为最困难的时候,任正非在复旦大学、上海交大、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座谈提出这个问题。他坦言,华为经历过了被美国的大棒打得昏头转向的时刻,也更明白了未来有那么多不确定性。

而减少这种不确定性的唯一方法,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自己去当灯塔。鸿蒙系统不仅仅承载着华为掌握自主能力、冲击物联网时代的希望,也承载着国人对于一个国产系统的希望。所以,尽管如今的鸿蒙还是一只弱小的雏鹰,但是所有人都在期待他成为鲲鹏的那一天。

锌财经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