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春节,互联网公司到底分了多少亿?

牛年春节,互联网公司到底分了多少亿?

这一百多亿的红包,砸下去能听个响儿吗?

文丨BT财经

分20亿、分21亿、分22亿、分28亿、分10亿、分5亿、欠122亿......

牛年春节,互联网公司到底分了多少亿?

等等,你没看错,上面的"欠"122亿不是错别字!

春节到了,还是老规矩,抖音、快手、百度、拼多多等APP纷纷换上新春"分钱"封面。不过有人另辟蹊径,乐视视频安卓版LOGO上新,赫然写着"欠122亿"。

有网友说:"好家伙,原来都分给乐视了,难怪我一块没分着。"

还有网友调侃:"乐视没写'抽一名幸运观众帮我还钱',就不错了。"

玩笑归玩笑。新春版封面上线,意味着红包大战即将正式打响。

从2014年底,微信率先推出线上发红包奇袭支付宝,此后7年间,互联网老牌新贵轮番登场,拼实力、拼资源、拼创意,围绕"春节红包"这一超级流量IP展开角力。

今年春节,疫情影响持续不散,全国各地提倡"就地过年""云端拜年"。这样的背景下,线上红包承载了更多与以往不同的寓意。

无论是瓜分红包的奖金池"一山更比一山高",还是"手写福字"、"语音喊牛"等老套路新玩法,以及抖音取代拼多多拿下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今年红包混战热度不减,看点十足。

此前,BAT等老牌互联网巨头斥巨资押宝春节红包,撬动春晚流量,完成拉新、促活、转化的目标。近两年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跑步入场,则更多是谋求打通在线支付通道,基于此进一步发展社交。

红包总金额超百亿,互联网大厂的老套路与"新玩法"

集卡、红包雨、互动游戏--虽然抢红包套路依旧没有离开传统老三样,但看得出,今年各家平台还是大开脑洞,在老套路中献出了新玩法。

比如,扫福字发明者--支付宝,连续六年再次推出"集五福"活动。

除了常规的AR扫福,新增了"手写福字"功能,每天前50万人可免费打印包邮到家,实现了虚拟与现实、线上与线下的联动。然而也要小小地吐槽下,每日00:00,免费打印福字名额一开启便"秒没",B叔白白守候了好几个晚上。

集齐五福后,支付宝新开辟了"打年兽"游戏,语音喊"牛"的"声控局"最为魔幻。有网友评论:"喊到担心邻居来投诉""沙发上的妈妈觉得我疯了"。

淘宝则正式上线牛年春节最大氛围项目--"福禄娃"。除了发放20亿红包,清空4万个家庭购物车以外,还将在大年三十当天选出牛年春节"最大锦鲤",奖品包括一头牛、一辆车、一箱飞天茅台、一台麻将机等,由中奖者直系及三代以内旁系亲友共享。

抖音推出集灯笼,集齐五个家乡灯笼可以参与分红包;快手推出掷骰子、集福卡、组队PK、拆福袋等多种玩法;百度则是集好运卡,还有团圆红包、消费补贴......加上拼多多、微信、微博等平台,今年的春节红包大战总金额已经超过百亿。

"绑定"央视春晚,BAT三巨头完成流量瓜分

借势春晚营销,实际上由来已久。作为全国人民除夕夜的一种陪伴,在春晚这个覆盖全球华人的巨大流量池里,总有人能够嗅到商机。

1983年,首届春晚成功举办后,第二年从报时环节便开启了商业化。此后数十年间,谁是春晚广告"标王"一直是营销传媒圈津津乐道的话题。

90年代后期与21世纪初,春晚是酒业与药业的必争之地。21世纪的头十年,家用电器一家独大。2015年开始,传统企业暂时让出舞台中央,互联网巨头粉墨登场。

全家老小对着电视机甩手腕,"咔咔"摇红包--相信很多人的脑海里,这个场景依旧难忘。

2015年,微信首次将发红包搬上了春晚舞台。当晚,摇一摇互动总量110亿次、互动峰值达到8.1亿次/分钟,两天内完成绑定个人银行卡2亿张--超越了支付宝8年辛苦积攒下来的绑卡量。

牛年春节,互联网公司到底分了多少亿?

这场战役被马云称为"偷袭珍珠港"。

见识到"顶流"的巨大能量后,2016年、2017年,支付宝挤掉微信,承包了央视春晚的独家互动合作权,并凭借"集五福"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2018年,同为阿里系的淘宝上位,通过春晚红包雨带动了电商日活的激增。

2019年,面对贴吧负面新闻不断、搜索板块创新乏力,在BAT中掉队明显的百度最后一个加入到春晚红包赞助大战。豪掷9亿元红包,通过摇一摇、关键词搜索、资讯流彩蛋等形式,将百度APP的日活近乎翻倍,从1.6亿人次拉升至3亿人次。

即便春晚被越来越多网友吐槽"一年不如一年",但国家级媒体平台加持、近40年培育的收视习惯,依旧让这个文化符号有着无可比拟的影响力。

短视频跑步入场,红包背后是支付野心

时间进入2020年,春晚红包独家互动权再次更迭,短视频平台跑步入场。

快手拿出了"史上最高金额"的10亿元红包大派送。在央视主持人们一遍一遍口播下,全国观众一起点赞短视频,大屏与小屏的互动中,新年旧年完成交替。

一个月前,本已拿下2021年央视春晚独家红包互动伙伴的拼多多因负面新闻缠身无奈退场,抖音成功补位,开启与春晚的首次合作。

短视频登上春晚舞台,除了与BAT一样意欲拉新、留存、促活,"支付"或许是其更大的野心。

1月19日,在抖音APP内,用户在支付订单时,除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外,用户可以选择绑定银行卡,使用抖音支付来付款。

抖音支付的正式上线,意味着抖音电商生态闭环正式构架完成。今年通过与央视春晚合作,抖音支付有望快速打响,并为日后进军理财、消费、贷款等场景在内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做好铺垫。

上周五(2月5日)于港交所上市的快手也在去年就开始了支付领域的布局。2020年8月,快手申请了"老铁支付"商标。11月,快手通过收购持牌支付机构易联支付,间接获得支付牌照。

业内人士分析,抖音与快手已不再是单纯的短视频领域的巨头,二者皆在完成电商闭环的路上持续发力。对于已经具备电商消费场景的快手、抖音来说,自建支付平台可以减轻对支付宝、微信的依赖,势在必行。

不过支付功能上线后,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如何培育用户的使用习惯。毕竟,在支付赛道上,支付宝与微信已雄霸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留给后来者的,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红包大战行至中场,春节"撒币"真的有效吗?

红包大战年年加码,春节营销热度不减。但行至中场,这笔生意到底值不值?下一步向何处去?或许值得所有互联网企业思考。

2019年春节,百度发出19亿元红包,但并未带来太多留存。同时,受春晚营销活动影响,当年第一季度百度净利润亏损高达3.3亿人民币。

2020年春晚,快手日活达到2.82亿的顶峰。但随后滑落明显,增长的用户留存率并不高。

红包大战一时爽,但真金白银撒出去后,各家平台都将面对一个终极拷问:如何避免用户"用完即删、下完即走",用红包有效地留存用户以及流量才是关键,毕竟热衷集卡、集福的,可有不少都是羊毛党。

而且目前互联网巨头分钱遇到一个问题,类似于抖音的20亿,快手的21亿,内在逻辑是你们下载或者点进来,我就给你分这么多钱。

但是现在每次玩游戏抽卡,都要弹出一堆广告,还分不到几毛钱,影响用户体验。因为互联网公司也知道,自己不能白白送钱,肯定要利用广告等手段把分出去的十亿、二十亿补回来。

反倒是这次,乐视欠了122亿,让人觉得下载或者点进来乐视就可以有钱还债了,不过从务实的角度来看,还是希望乐视讨债在牛年有个着落了,毕竟122亿连累了很多家庭这几年都没过好年了!

这个时候,出于对债主和欠债双方的同情心,有人果断的点了进去,没想到乐视还得到了一波意外的促活。

你还别说,现在的情况是,"欠钱的像大爷,没欠钱的像孙子似的分钱"。

这场春节"撒币"营销中,莫非花了点时间改logo的乐视,还真比拿出真金白银分钱的效果好?

欢迎关注【BT财经】,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