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讨厌举报德勤的人?”

这次举报,可能连挠痒痒都不算。

文丨云歌

BT财经原创文章

"烦死了,一个小屁孩和经理有矛盾,现在搞得全行业都要陪他加班"。

面对着德勤50多页的举报门,一个正在进行年审的审计这样说。

一份50多页的PPT,让舆论出现了两极化的态势,投资者、吃瓜群众觉得举报者是"审计之光",披着超人的披风和恶势力作对。

而从业者(外资四大、内资八大、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小事务所)则认为,这孩子就是"太傻太天真""根本不知道审计的全貌开始以自己的想法臆断""多的是他不知道的事"。

专业审计就俩字"呵呵"

有几位四大的朋友看到这份举报后,没有人感觉举报是替自己、替行业的打工人们出了一口恶气,大家的反应都是冷漠的"呵呵"。

因为举报的内容,已经成为了审计行业的潜规则,可能大家毕业时都像举报者一样带着一腔热忱来工作,但是早已被现实压垮。

业内人士分析,举报PPT看下来也没什么爆炸性的内容,前几个问题都在质疑"放飞机"。

例如有一段的原文是:"现场负责人XXX在skype上要求本人直接把抽凭的样本发送给烟台公司的财务人员XXX,让其填完相关信息之后直接发给我们,并叮嘱这件事情只能电话说,不能发邮件留下证据"。

如果这件事儿坐实,确实是审计人员不执行抽凭程序,把抽凭底稿模板发给企业财务人员,由财务人员"代劳",这是不允许的。

但抽凭这种事已经不是个例,一位前四大员工对B叔表示:"工作那么多、人又那么少,不这样咋办。"言下之意就是一些公司和审计员为"图方便",或许会免掉现场审计的这一步。

另外,也有内资八大审计人表示:"举报中提到直接让被审单位填写检查表这个显然是偷工减料;还有凭证日期和凭证号码与实际对不上,这是钻空子;这两个问题都不可以发生。意味着于审计人员根本没有对原始的凭证进行审核,仅仅就底稿形式完成了表面的审计程序,是违反规定的。"

被问及举报的问题会造成何种影响时,上述两位审计都表示,只要不是惊天造假案,这种问题虽然违反规定,但都无伤大雅。特别是在实际工作中,审计抽凭、抽表往往被视为重要性不高的工作,一般都是实习生和助理完成。

也有审计认为,现在抽凭形式本就多样化,比如远程抽凭、线上抽凭,都无可厚非,特别是疫情期间由于无法到达现场,抽凭只能靠清单发给审计单位,对方拍照发给审计,然后根据照片填写抽凭表,所以这位举报人的举报能不能坐实,其实也有待商榷。

目前,许多业内人士看到了这位举报者"打抱不平",反倒像当年学生们对"翟天临事件"一样,持不友好的态度,因为这样会让客户要求会越来越高、项目会越来越难做、审计费用也会水涨船高。

例如,或将会对浪费大量人力、物力对每笔业务复核,审计在年审中本就是007,这下可能淡季也要007了。

中概股会害怕吗?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举报人所在的组别"北京德勤一组"主要业务做的就是美股审计,服务中概股公司。所以很多人说,德勤会不会因为举报变成中国的安达信?

也有很多投资者想知道,举报人的一份PPT,会不会让中概股们"夜里睡不着觉"?

"这种说法太天真了",一位"四大人"如是评价。

B叔帮大家看了看PPT中红黄蓝主要被指的3点问题:

1.2016年度的审计底稿存在多项未验证栏目;

2.红黄蓝北京培训学校的管理费用计入了不该计入的高层海外消费;

3.德勤内部负责红黄蓝项目合伙人收受大额礼物,并帮忙掩盖红黄蓝的一些问题。(PPT中所指,不代表BT财经立场)

问题一,仍然是最底层的抽凭问题,这个问题前文已经提过,行业或多或少都存在,如果不是像瑞幸一样大面积的虚增收入,其实动摇不了根本。

关于问题二,审计业内人士表示,公报私费如果数额巨大、超过重要性水平的话,确实会造成影响投资者判断的情况。另外,这个情形其实很难界定,如果坐实,确实违反会计准则规定,虚增公司成本,间接促成偷税漏税,是比较严重的问题。

而红黄蓝确实一直管理费用挺高,但是费用的报销,也跟公司制度相关联,报表上的类目都说的过去,私企费用的公私界定也是标准不一。

问题三,则是德勤内部员工职业道德的问题,如果能坐实,确实会对德勤的业内风评有影响。

但有业内人士质疑,一个合伙人一年大几百万的收入,对于几万块钱的美容卡,还真不会太放在眼里,所以真的可能为了蝇头小利违反职业道德吗?

不过红黄蓝的回应已经全盘否定了此事,另外,德勤也有最新回复:

多数业内人士认为,此次举报得不出德勤、红黄蓝出了什么巨大的丑闻的结论,只能说部分德勤内部人士在工作作风上存在一些问题。

至于上市公司,可能会由于个别人的职业道德问题让其他中概股换审计机构。另外业内人士们还表示,这种情况在内部检举时见的太多,制作精良、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揭开了审计行业华袍下的虱子

说了这些,你可能想喷B叔:"这是在替被举报方说话吗?"

B叔想说的是行业现状,这份PPT最大的影响力就是揭开了"四大""八大"甚至审计行业华丽的袍子,让大家看到了一地虱子。

很多业内人士表示,这位举报人,很可能在审计业内的路到头了,把行业内一些潜规则拿到了明面上,之后面临着没人再敢用他,或许他已经想好了退圈从此不再和审计行业有瓜葛。

就像他所质疑的抽查凭证,审计难、审计苦大家都不愿意做,导致现在审计项目上的人越来越少、给的时间越来越紧、银行函证越来越贵、检查越来越严。如果没有"放飞机"很难在要达到抽凭量的情况下凭证都过一遍。

例如,"货币资金"是最简单的项目、也是最基础的项目、还是最容易出问题的项目,但是只能交给刚入行的小朋友去做(因为太多),这样真的好吗?

最后演变成了打勾和记录银行流水号,为了保证审计程序而保证,为了应付检查而做。

这样发展下去,最后导致审计行业陷入恶性循环,审计行业的名声越差--客户愿意给的审计费越低--审计费越低越会陷入低价竞争,低价肯定也买不了什么质量好的东西,审计质量也一样,价格越低、质量越差。

所以目前审计人的境遇,真的没有那么好,举报人在公司被项目经理排挤的遭遇是真的,还会有很多合伙人经理抱团压缩成本的现象,而且不止于此。

例如,一些会计师事务所会在年审忙季时打着"择优留用"的旗号让一大堆成本低的实习生进来帮忙,然后等忙季过了在开掉实习生们,实际上留用的座次早已安排好。还有一些事务所在忙季前招人进来,等过了三个月的试用期,在忙季结束、试用期的最后一天告诉员工"对不起,你没有通过考核",很多人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而他最后选择了说出来,很有勇气,但是能做到的改变微乎其微。

引用一个前"四大人"的评论:"举报人很热血,希望热血不会被浇灭,如果是我,这辈子都很怂做不到实名举报,但是看到公司的回应,很可能这次举报已经凉凉了。"

最后,B叔发现了一点,在这次举报中,其实业内人士很清楚只是"伤及皮毛",但是却惊动了证监会,最终或许将以证监会的结论盖棺定论。

另外,上市公司造假案例,其实多的并不是由审计揭发的,而是证监会或者类似于浑水的第三方机构发现的,例如已经被写在教科书中的万福生科造假案,就是"证监会大大"一手揪出来的。

证监会的此次出手,在B叔看来,或有肃正审计华袍之下虱子缠身的意图,愿正义得以保留,行业得以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