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刘永好的年轻化,新希望的大晚集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来源:正经社(ID:zhengjingshe)

文:胡杨 

商界常青树新希望(000876.SZ)遇到了新问题。

2020年,新希望出栏生猪800万头,提前达到年初既定目标,比2019年的350万头翻了一倍多。而其官宣口径显示,2021年的出栏目标是3000万头。

也就是说,一年翻一倍还远远不够,得两倍以上。

然而,跟上述喜报极不协调的是,股价自9月2日达到42.2元/股(向前复权,下同)高点之后,就开始急转下跌,四个来月后的今日已近乎腰斩。期间,最大回撤幅度高达51%,至今仍然反弹乏力。粗略估算,实控人刘永好急剧膨胀的身家又急剧缩水了400多亿元。

对比同行,随着猪价从顶点回落,上市猪企股价都出现了不同程度回调,但新希望是回撤幅度最大的那一个。其中,牧原股份自2020年7月15日达到99.01元/股高点后,最大回撤32%,但到了2021年1月6日,又创下了99.38元/股的历史新高。天邦股份2020年8月17日到达20.99元/股高点后,最大回撤34%。正邦科技2020年8月7日到达26.68元/股高点后,最大回撤39%。

个中缘由,还在于公司治理、经营模式、盈利能力等方面出现了重大隐患与不确定性。


高管频繁出走

2021年初,新希望再现高管离职潮。1月10日晚间,公司公告,副总裁兼财务总监王述华、董秘胡吉因个人原因,辞去上市公司高管职务。

事实上,近半年以来,新希望人事变动频繁。

2020年9月5日,邓成辞去公司总裁职务。三周后,邓成出任另一家上市猪企---天邦股份董事长。

两个多月后的11月30日,新希望时任副总裁韩继涛、副总裁王维勇、首席战略投资官杨守海三位重量级高管集体递交辞呈。

二级市场,伴随着频繁的人事动荡,新希望股价也从2020年9月2日的最高点42.2元/股,下降至2021年1月11日的23.55元/股,近乎腰斩。即使在春节效应、猪肉涨价带动猪肉概念股纷纷大涨的情况下,依然反弹乏力、跌跌不休。

《正经社》梳理获悉,人事动荡早在7年前就埋下了伏笔。

2013年5月,新希望创始人、原董事长刘永好退居幕后,并把女儿刘畅推向台前、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

那一年,刘永好62岁,刘畅仅33岁。

为了扶女儿"上马",不想做太上皇的刘永好专门安排了两名重量级"大将"辅佐刘畅,一个是出任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陈春花,另一个是出任上市公司总裁的陶煦。

但没过多久,领导班子便换人了。2014年12月,总裁陶煦请求辞去董事职务。随后,新希望公告称,免去陶煦总裁职务和陈兴垚财务总监职务,改由刘永好的"嫡系大将"李兵接替总裁职务,牟清华接替财务总监职务。 

然而,"嫡系大将"李兵上任仅仅一年半时间,也于 2017年10月辞去了新希望董事、总裁等职务。接下来,邓成接任总裁一职后,最终也没做坐满三年。

除此之外,2017年,新希望副总裁、财务总监牟清华和投资发展总监党跃文两位重臣,也先后离职。

邓成离开后, 80后张明贵接任总裁。虽说张明贵比邓成年轻,但他从大学毕业就一直在新希望工作,一干就是12年。张明贵执掌的新希望地产,短短5年时间内,销售额就从20亿元狂飙到了600多亿元,颇受刘永好赏识。

刘畅接班后,许多老臣纷纷离职。截至2019年年底,新希望的中层管理干部中,90后占比23%,85后占比59%;中高层管理干部中,90后占比7%,85后占比29%。

这与刘永好提出的"年轻化"不无关联。在2017年春天的"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上,刘永好提到:

"我们集团有35年的历史,跟我们一块创业的老员工干部多数是50岁、60来岁的人,而这些人要领导一批人变革、创新,要跟互联网企业有创新的意识是不够的,必须年轻化。"

资金链高度紧张

干部年轻化后的新希望,步子也迈得比以往大了许多。

新希望前身为四川新希望农业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深交所挂牌上市,实控人刘永好。作为国内农牧老牌巨头,新希望以养殖发家,饲料业务一直是公司营收主要来源,占比在60%以上。2014年,饲料业务的营收占比达到顶峰,为70.56%。

2018年国内爆发非洲猪瘟疫情之后,新希望全面发力养猪业务,当时公开的目标是将在2022年出栏生猪2500万头。到了2020年三季度的投资者交流会上,2021年的生猪出栏目标,就提高到了3000万头。要知道,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新希望生猪出栏量还仅为354.99万头。

高管频繁离职,跟目标频繁调高难以完成不无关系。

同时,高目标下,必须要加大投入。2020年上半年,新希望先后完成了40亿元可转债发行、20亿元中期票据(疫情防控债)及1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发行,并申报了40亿元定增计划用于扩大养猪规模。2020年初以来,新希望拟新建生猪养殖项目已超30个,投资总额近120亿元。 

2020年11月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新希望宣称,公司预计2020年资本开支为360亿元、2021年资本开支约为200-300亿元,主要用于猪场建设。 

《正经社》发现,快速扩张养猪业务后,新希望已经债台高筑。

2020年三季度,新希望总负债已达到609亿元。流动负债居高不下的情况下,非流动负债增加近200亿元至240.6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8.19%,比2019年的49%高出近10%。另外,截至2020年三季度,短期借款为161亿元,现有货币资金仅仅为103.83亿元,自有资金已经无法覆盖短期债务。

盈利大幅放缓

新希望如此大举扩张养猪行业,可谓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2020年三季度业绩显示,新希望第三季度净利润为19.21亿元,同比增长27.22%。相比2019年动辄100%的增速而言,增速大幅放缓。2019年第二季度以来,公司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为:269.51%、149.67%、676.03%、144.13%、71.64%。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竞争对手盈利增长势头并未减弱。

2020年第三季度,龙头牧原股份净利润同比增长561.46%,天邦股份同比增长239.98%,正邦科技同比增长827.44%,温氏股份由于养禽业务大幅亏损导致整体业绩增幅不大,但三季度养猪利润大幅上升。

为何单单新希望盈利放缓?

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公司生猪销售221.47万头,同比增长1.16倍;实现销售收入75.4亿元,同比涨幅更是接近2.6倍。

显然,问题出在成本上。广发证券的解释为:一是三季度外购仔猪育肥成本抬升;二是费用摊销处于高位。

外购仔猪养殖利润=育肥猪出栏体重*出栏单价-仔猪购置成本-仔猪饲养成本。整个猪周期前期,仔猪饲养的饲料成本变动不大,收入增长早于成本,因此外购仔猪养殖利润增长明显。但随着仔猪价格大幅上涨,甚至快于收入增长,外购仔猪养殖利润被吞噬,且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

新希望给定的目标是,2020出栏 800万头,其中500万头为自有仔猪。但实际自有仔猪出栏只有400万头,有近100万头的差距。可见,公司外购比例较高。因此,在猪价上涨周期的2019年,公司收入效应明显早于成本效应(仔猪购置成本),实现利润增长,但随后盈利增长乏力。

另外,外购仔猪和费用增长说明新希望前期储备的不足。

事实上,早在2015年,新希望就开始布局养猪业务,但没在种猪上下功夫。直到2019年下半年开始,才在种猪资源上急速扩张。这相对于牧原股份等已经在此领域深耕了多年来讲,显然慢了不止一步。

在新希望的业务结构中原本占比甚小的养猪产业,经过扩张后,2020年三季度在净利润中的占比达到了50.92%。可以预见,若未来猪肉价格大幅下挫,新希望的净利润也将大幅下降。

正经社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