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专栏

林奇投毒凶杀后,疑有非婚生子争夺遗产,游族网络何时能走出阴影?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林奇投毒凶杀后,疑有非婚生子争夺遗产,游族网络何时能走出阴影?

本来风光的成功人士,却惨遭下毒离世,死后还被吃着人血馒头,令人唏嘘。

文丨庆秋

BT财经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丨游族网络微博

"上海为什么飘雪,我看你们游族要负很大责任。"

在游族董事长林奇因疑似同事投毒而不幸离世后的第18天,在上市公司游族网络发出林奇股份继承决定公告后的第2天,一位疑似林奇女友妹妹的微博博主@糖醋个里脊啦向游族"开炮",连续三个"是何居心"的质问将游族和林奇又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

唏嘘身后事

1月12日消息,@糖醋个里脊啦 发表微博称,其姐姐与林奇原计划登记结婚,且已育有一子,而游族网络却配合林奇前妻早早办理继承,丝毫不提及她姐姐的孩子,怀疑游族网络涉嫌虚假披露。

林奇投毒凶杀后,疑有非婚生子争夺遗产,游族网络何时能走出阴影?

值得一提的是,@糖醋个里脊啦 姐姐一方曾于1月7日以其孩子的名义向游族网络发出的律师函,要求说明林奇股份后续处置情况并尽快推进亲子鉴定事宜。@糖醋个里脊啦表示,公司在周一(1月11日)收到律师函后,当晚就发布公告,将林奇前妻的孩子变更为股东继承人,这番举动"做贼心虚""不要脸"。

据游族网络公告,游族网络实控人将变更为许芬芬,林奇所持股份由林奇与许芬芬的未成年子女林小溪、林芮璟和林漓继承。

该权益变动后,这三位子女将作为一致行动人共同持有占公司总股本23.99%的股权。截至发稿时,公司市值约127亿元,以此计算,林奇三子女继承的股权价值约30亿元。

林奇投毒凶杀后,疑有非婚生子争夺遗产,游族网络何时能走出阴影?

截至发稿时,游族网络尚未予以回应。据《民法典》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可以预见的是,这场巨额遗产的争夺大战不会很快偃旗息鼓。正如@糖醋个里脊啦自己所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双方恐怕都不会轻易让步。

尽管林奇尸骨未寒,但盯上他想发财的不止一人。

林奇曾于2017年花费1.2亿元购置了上海古北壹号的"楼王"房源--681平米的大平层公寓,是上海目前市面上面积最大的平层。林奇去世后,这套房子便委托给了中介出售。

据壹地产报道,这套房子背有银行3500多万的债券抵押。也就是说,只要林奇的股权继承问题没有解决好,这套豪宅就无法交易、无法过户。

而代理中介却借机将这套房子变成"网红景点",在抖音、微博、朋友圈发布视频来聚集人气和客户资源,并且再收一手其他中介带人来看房的手续费,还将房屋挂牌价提高到了1.8亿。

不足40岁的林奇本是一位意气风发的青年企业家,是长江商学院史上最年轻的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本该拥有一段令人艳羡的人生,却惨遭同事下毒,以人们始料未及的一种方式告别世界,死后还被吃着人血馒头,都未能获得平静,令人唏嘘。

阴影下的游族

林奇走后,游族网络貌似逐渐走向平稳的轨道。

在公布其逝世消息后的首个交易日(2020年12月28日),游族网络开盘后7分钟便以11.97元跌停。

当天,游族网络立即发布公告,董事会推举董事、副总经理兼董秘许彬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直至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为止;同时推选副总经理陈芳代为履行总经理职务,直至聘任新任总经理为止。许彬负责资本市场和投资等,陈芳则负责业务和公司战略,重大事项等则由管理层集体决策。

由此,股价开始渐渐回温。1月11日,游族网络收盘价已爬升至14.47元。但随着私生子疑云的爆料,股价又有所下降,截至发稿时,股价为13.92元。

但抛开林奇逝世带来的波动影响来看,游族网络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相比2020年的7月份高点,游族网络的股价在一路走低,几乎腰斩,市值已蒸发150多亿元,相比年内高点32.21亿元跌幅达六成以上。

游族网络成立于2009年,踏着网页游戏火爆的行情,在5年内实现了借壳上市,一度成为市场最炙手可热的游戏股,股价飙升至80元。2015年,游族网络市值曾达到400亿元巅峰。

林奇也由此身价暴涨,2014年上市当年就位列胡润80后富豪榜第三名,2020年仍有68亿元身家,位列《2020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第31位。

游族上市后,林奇将目光投向了游戏之外的领域。2014年,林奇创办游族影业,随后宣布投入12亿拍摄超级大IP《三体》电影。2018年1月,游族影业再斥资1.2亿元,买下了《三体》的影视改编版权。

然而,这场轰轰烈烈的大手笔投入,至今未能收到成效,《三体》电影仍在难产中,未来不甚明朗。

毕竟,三体业务的曾经负责人正是投毒嫌疑人许垚。许垚于2017年加入游族网络,接手了《三体》全版权收购事宜,并受命成立三体宇宙公司,全权负责《三体》IP系列项目的推进与落地。尽管许垚已于2019年离职,但在警方结案前,三体这块大饼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一时间难以厘清。

而游族网络则面临着史上最为窘迫的财务困境。2019年的最初业绩披露预计全年营收35.16亿元,归母净利润5.50亿元。然而,在正式年报中,营收却下调至32.21亿元,归母净利润2.57亿元,同比下降74.58%,扣非净利润则亏损1.7亿元,各类指标全面下滑。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林奇开始大规模减持股票,截至去世前已累计减持27次,共计套现约16亿元。作为实控人,如此频繁减持,对于管理层和投资人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信号。

2020年,游族网络也未能迎来明显的业绩转折点。

前三季度营收37.24亿元,虽然同比实现了增长41%,但是归母净利润5.62亿元,同比下降20.6%。进一步细看,毛利率37.9%,同比下降16%;净利率15.1%,同比下降11.6%。可见,游族网络增收不增利,盈利能力在逐渐下滑。

此外,游族还面临着短期偿债压力,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虽然手握14.61亿元的货币资金,但短期借款高达19.01亿元。

主业下滑,副业渺茫,实控人突然离世,本以为可平稳过度的股权和管理层,如今看来也危如累卵。游族何时能摆脱阴影,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