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掌门人李在镕行贿案最终重审,法院传出重磅消息,或面临9年监禁

摘要:如今,首尔高等法院再次启动对李在镕"亲信干政"案二审已然重审,判决结果还未出,我们不得而知李在镕的命运,但知道的是,李在镕在掌控三星后,似乎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可以预见的是,李在镕还会收获更多的"起诉书",只能说,留给李在镕的时间却不多了。

"三星是韩国的,韩国也是三星的",外界这样形容韩国,如今,失去父亲庇护的李在镕现在依然深陷官司缠身,韩国对三星的"打压"仍在继续。

12月30日,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首尔高等法院30日开庭并最后一次重审三星集团掌门人李在镕行贿案,就其商业欺诈、贿赂及股票操控指控案进行二审重申,独立检察组要求法庭判处李在镕9年有期徒刑。

该报道还称,独检组表示,三星在韩企中拥有压倒性的力量,为了社会健全发展,三星应展现出坚决应对腐败的典范面貌,在亲信干政案中,三星比其他影响力较小的企业更为积极、轻易地犯下罪行,并出现规避责任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独检组在此案重审前的一审和二审中,曾均向法院提出判处李在镕12年有期徒刑的要求,此次提出的刑量低于前两次,报道指出,最终公审到宣判一般会有1个月左右的时间,是否逮捕李在镕的决定,预计将于2021年初出炉。

事实上,早在李健熙2014年因心脏病发作住院后,其子李在镕就成为三星的实际掌门人,并于2016年10月进入三星电子董事会,李健熙逝世后,李在镕领导的三星时代,但频繁卷入政治丑闻似乎成为三星掌舵人的宿命。

2017年一张李在镕戴着手铐的照片传遍全球互联网,虽然手铐被有意用黑纱盖住,但这位接班人的形象瞬间降到了低谷,李在镕被指控向亲信干政的主角、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行贿谋利,自此,"麻烦"的漩涡也随之来临。

博弈的开始

2016年10月,当值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亲信干政"事件被曝光,这一事件在韩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一国总统被亲信干政,这是绝不能够忍受的,而在朴槿惠和崔顺实倒台之后,李在镕与崔顺实之间的丑闻交易也随之浮出水面。

据悉,在朴槿惠上台后,李在镕曾经多次向崔顺实行贿,意图通过崔顺实来影响朴槿惠总统的政治决定,他希望通过行贿能够换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这两家三星集团旗下企业合并,从而大幅度地减少自己继承三星集团所产生的遗产税。

李在镕通过行贿崔顺实,的确攀上了朴槿惠的关系,而在2014年9月,2015年7月,2016年2月,朴槿惠和李在镕之间有过三次单独面谈,在面谈中朴槿惠要求李在镕能够为崔顺实及其自己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来换取达成李在镕的目的。

案发后,2016年11月2日,李在镕因牵涉朴槿惠的政治丑闻而被调查,2017年2月17日,李在镕遭到"亲信门"丑闻特别检查组逮捕,2月28日因行贿和挪用公款等罪名被正式起诉。

在庭审时,李在镕甚至哭诉道:"总统强迫出资,我是受害者,谁能拒绝总统的要求"?但是这样的哭诉并不能换来什么,从2017年4月7日到2017年8月7日,李在镕相关案件共计开庭53次,平均每2-3天就开庭一次,传唤了多达59位证人,检方甚至要求判处李在镕12年有期徒刑。

最终,在2017年8月25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判决李在镕贪腐等罪名成立,并对李在镕行贿案作出一审判决,李在镕获刑5年。

三星"暂时"胜利

虽然李在镕一审获刑5年,但是这样的结果并不能让双方满意,李在镕方认为这一量刑过重,坚持称无罪或者轻罪,检方认为这和12年判刑的结果相差甚远。于是双方共同提出上诉。

于是刚刚结束长达180天审判的李在镕,又一次频繁地站上了法庭,检方此次的理由更为直接,认为法院的一审判决"错解法理,错误地认知事实",导致对李在镕的犯罪事实认知不清。

检方依然要求判处李在镕12年刑期,而李在镕方要求完全减免,否认所有犯罪嫌疑,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三星更换了所有律师,三星这一举动的确收到了成效,在又一次经历4个月的庭审长跑,2018年2月5日,李在镕行贿案迎来了二审结案判决,首尔高等法院改判李在镕获刑2年6个月,但缓刑4年,入狱353天的李在镕当庭获释。

6个月后,三星抛出了未来三年将新增投资18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万亿元)的新方案,并将录用4万名新员工,成为韩国单一企业集团史上最大规模的投资计划,三星似乎在宣告着李在镕的"回归"。

不过,李在镕还是太天真,在行贿案判罚尘埃落定一年半之后,韩国检方又开始了动作,2019年8月29日,韩国最高法院驳回了二审法院对三星集团继承人李在镕贿赂案的判决结果,将此案发回重申。

这一决定或许李在镕做梦也没想到,案子已经结束将近两年后,又被翻了出来,这一次,韩国检方将这一调查范围扩大至引发会计造假的集团接班问题。

而李在镕案在被最高法院要求重审后,其姿态摆到了最低,2020年5月,李在镕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三星集团从此不再有世袭制,就公司经营等问题向全体国民致歉,并称自己"不会把公司控制权传给子女"。

不过,这样的低姿态并未换来多久的安宁,2020年6月4日,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以涉嫌违反《资本市场法》和上市公司外部审计相关法律为由,向法院提请批捕李在镕,检方认为,2015年三星集团旗下三星物产公司和第一毛织公司违规合并,以及三星生物制剂公司为抬高市场估值而财务造假等一系列操作都在为李在镕从父亲李健熙手中接掌三星集团创造有利条件。

就在6月8日,开庭前一天,三星集团曾发表告媒体书,称正常经营秩序因持久的检方调查受限,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本应成为挽救经济主力军的三星反而面临经营危机,引发国民担忧,让三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这也被解读为告法庭书,殷切呼吁对李在镕的逮捕必要性审查务必手下留情,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法庭施加压力,最终法院决定不予批捕,这被认为是三星集团的"暂时"胜利。

而检方还是没有放过他,今年9月1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正式起诉李在镕,指控其涉嫌操纵股票、违反资本市场法和外部审计以及违反信托,并在三星生物制品株式会社IPO期间会计欺诈,从而为李在镕接班三星集团营造有利环境。

如今,首尔高等法院再次启动对李在镕"亲信干政"案二审已然重审,判决结果还未出,我们不得而知李在镕的命运,但知道的是,李在镕在掌控三星后,似乎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可以预见的是,李在镕还会收获更多的"起诉书",只能说,留给李在镕的时间却不多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