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缩水近7成黯淡离场,谁是万达体育的退市推手?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承载了王健林创造十亿净利的"体育梦",终究还是碎了。

文丨梓淇

BT财经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 | 万达官网

前首富王健林旗下万达体育的退市日程,终于靴子落地。

12月23日晚间,万达体育发布公告,董事会同意从美国那斯达克交易所下市,万达集团全资子公司万达体育传媒(香港)将收购万达体育所有流通在外的A类普通股,预计2021年1月29日退市,万达体育将重新私有化,私有化价格为2.55美元/ADS,或每股A类普通股1.67美元。

至此,登陆纳斯达克不到两年,万达体育就要彻底告别美股了,这也是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生效以来第一支退市的中概股。

万达体育2019年7月在纳斯达克挂牌时的股价为8美元/ADS,截至12月28日收盘仅剩2.49美元,短短一年半,股价跌去了68.9%,投资人可谓损失惨重。

四处狂买自套枷锁

万达体育,曾经承载了王健林创造十亿净利的"体育梦"。

2015年,万达进军体育产业,涉及三大领域,包括大众参与赛事(包括铁人三项、跑步、山地自行车、公路自行车、障碍赛和越野跑等)、观赏性运动业务(足球、冬季运动和夏季运动等)以及数字媒体制作。体育产业也和影视、文旅、大健康产业等一样,成为万达文化产业的一部分。

王健林始终强调,做体育,盈利是目标。他甚至发下豪言,要在2020年达到10位数(10亿)净利润的目标,并在5年内让体育板块上市。"万达体育的目标是成为全球第一个体育产业收入突破百亿美元的企业",王健林在万达体育成立时说。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万达体育采取了激进的杠杆收购策略,一路买买买,包括入股赛马俱乐部、收购瑞士盈方(Infront)体育传媒集团、买下美国世界铁人公司、拿下欧洲障碍赛主办方XLETIX、收购数字服务公司Omnigon等,相关交易涉及数十家公司。

而这些公司无一例外都是通过高杠杆借钱收购而来的,万达体育因此背负上了高额债务。

2017年和2018年,公司负债率分别超过103%、100.5%,负债总额接近19亿欧元,即使2019年第一季负债率降至84%,公司的有息负债总额仍达11亿美元。迫于债务压力,万达体育不得不从摩根士丹利亚洲、建设银行等机构借款4亿美元,年利率高达11.5%。

2019年7月,万达体育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了"中国体育产业第一股"。但因为负债高企,它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

在上市前夕,万达体育不得不调整IPO方案,把募资额从5.75亿美元下调至1.9亿美元,发行价也从12至15美元的区间下调至每股8美元。可即便如此,上市首日股价就暴跌35%,4亿美元市值蒸发不见。

2019年3季报披露后,由于当季净亏损达3400万美元(约人民币2.4亿元),较去年同期猛增138%,且公司面临商誉、无形资产价值占比和负债率过高等问题,引发市场喧哗,公司股价一度跌至2.75美元,比上市当天的发行价8美元下跌66%,市值仅剩3.76亿美元。

而2019年全年,万达体育录得营业收入10.3亿欧元,同比下降8.78%,同期,公司的净利润亏损2.74亿欧元,同比下降607%。

可以说,正是四处收购留下的巨额债务,成为了套在万达体育脖子上的沉重枷锁,反而阻碍了其发展。

营收连续下滑,负面消息不断

进入2020年,万达体育的业绩更是备受疫情打击。

国际大型体育赛事通常安排在偶数年份,2020年万达体育的业绩本来可有不错的表现,但万众期待的欧洲杯、东京奥运会、NBA等国际体育赛事因疫情停摆,万达体育收入大幅下跌。

第一季度收入1.64亿欧元,同比减少33%;二季度收入更是只有5180万欧元,同比暴跌75%;三季度营收虽回升至9123万欧元,降幅仍高达42%。

前三个季度公司营业收入累计3.07亿欧元,同比下跌60.41%;归母净利润为-5205.20万欧元,同比下降212.1%。截至9月30日,公司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517亿欧元;计息负债总额为4.095亿欧元,资产负债率83.08%。

由于失去了稳定现金流,经营压力剧增,万达体育不得不严格管控人事、差旅、行政方面的开支,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3%,并出售核心资产断臂求生,将三大核心资产之一的世界铁人公司以7.3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Advance公司。

当初为买入铁人公司,万达花费了6.5亿美元,看似价格上不亏,可如果考虑到铁人公司乃十分优质的资产,以及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体育市场仍处于上升期,万达此举实为贱卖。

卖掉铁人公司之后,万达体育的资产仅剩下盈方体育传媒集团、永达天恒体育传媒以及万达体育中国。

其中,盈方体育是全球最大的体育媒体制作与转播公司以及第二大体育市场营销公司,握有2022年世界杯独家转播售卖权和冬奥会核心代理权,但在体育赛事恢复之前,这些赛事还不能给万达带来实质性盈利。

此外,万达体育和意甲联赛的媒体销售合同,以及和德国足协的媒体赞助权,都将于2020/21赛季末到期,与国际足联世界杯以及其他国际足联赛事的亚洲媒体销售和转播权也将于2022年底到期。

合同到期后,版权所有方就可能更换合作对象。这对万达体育而言,自然也非好消息。

退市之后,问题重重

有分析认为,不同于2016年王健林因不满万达商业(后更名为"万达商管")被资本市场低估而主动从港股退市,此次他让万达体育从纳斯达克退市,更多是无奈之举。

一方面,疫情结束遥遥无期,海外赛事短期内很难恢复到过去的水平,公司收入和股价只会继续低迷。


另一方面,万达集团过去盲目扩张,政策环境变化后,它的资金链条极度紧张,不得不出售旗下的文旅、酒店等多个资产以降低杠杆,并着力发展轻资产商业项目。

万达体育的退市,无疑也是业务调整的重要一步。

目前相比海外市场,国内市场对万达体育营收贡献有限,2018年万达体育中国的营收占万达体育总营收的不到5%。

从海外退市后,公司或许将更聚焦到国内庞大体育市场的开发(2018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接近3万亿元),并可能寻求在港股或A股重新上市。

当然,在那之前,万达体育需要先解决一些关键问题,比如提高自身的"造血能力",摆脱亏损等等。此前的出售核心资产、大举裁员,也让市场对该公司的治理与商业运作能力产生了疑问。

这些问题如果不能解决,万达体育恐怕很难恢复市场和投资人对它的信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