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外患!陆金所业务转型困难重重,财富管理仅占营收的2.7%

12月1日,陆金所发布了三季度财报,营收超13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超10%;净利润22亿元,较去年同期同比减少36.8%。陆金所表示,Q3净利润下滑由C轮可转换票据重组相关的一次性非现金支出13亿元影响,而剔除该一次性支出后,三季度净利润微增2%。

财务增长速度放缓

2017-2019年,陆金所营收分别为278.2亿元、405亿元和478.3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达到了31.1%,利润分别为60.3亿元、135.8亿元和133.2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48.65%,从过去三年的情况来看,2018-2019年的增长情况逐步降低。

2020年上半年,陆金所营收达到257亿元,同比增长仅有9.5%,其中,零售信贷业务占据了80.8%的营收,而财富管理仅占有2.7%。净利润方面,2020年上半年陆金所利润为73亿元,净利率达到了28.3%,整体较同期减少了2.75%。

对此陆金所在招股书中表示,主要是资金结构变化导致服务范围出现了变动,借款人提前进行了还款,获客成本增加,以及新冠疫情冲击导致平台信贷减值损失达到了134%。

一波三折的上市历程

在陆金所IPO之前,一共进行了3轮股权融资。

2015年3月A轮融资后,陆金所的估值来到了100亿美元。2019年3月,莱恩资本、摩根大通证券、瑞银伦敦分行、民生银行等对陆金所进行了C轮投资,如果陆金所顺利上市之后,将会成为平安集团孵化的第三个独角兽上市公司。

在2015年三季度业务规模超越网贷鼻祖P2P平台Lending Club之后,陆金所的上市时间一直被外界所关注。直到2016年3月,平安集团在2015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陆金所将不早于当年下半年启动上市计划。随后,国内P2P平台不断暴雷,监管力度持续收紧,陆金所上市计划不断被推迟,直到2018年的年度会议上,陆金所以"资金充裕,不急于上市"的理由再一次被推迟。

2018年,监管层对P2P监管力度持续加大。要求不得新增P2P,且持续压缩现有的平台,并出台了"三降"要求,各地方政府也陆续开始清理P2P业务,而没有等到P2P牌照的陆金所也就此终止了P2P业务。

2019年8月,陆金所关闭了所有的P2P产品,并且停止了利用P2P资金作为零售信贷业务的资金源。陆金所2017-2019年的网贷存量资产达到了3364亿元、1869亿元、1033亿元,直到2020年上半年,陆金所网贷存量规模依旧有478亿元。

陆金所从一开始上市,到不缺钱上市,最终陆金所还是选择了上市这条路,于10月30日登陆美股。

信贷违约逐渐增高

在疫情的冲击下,陆金所信贷业务的违约逐渐走高。

陆金所无抵押贷款30天以上逾期率从2019年末的1.8%上涨到了2020年6月的3.3%,有抵押贷款30天以上逾期率从2019年末的0.6%增加到了2020年6月的1.4%。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2020年9月,陆金所的无抵押贷款和有抵押贷款的违约率下降至了2.5%和0.9%。

面对90天以上的违约情况,陆金所采取了一种"追加贷款"的方式来降低违约率,本质上也就是给客户借新还旧,并且客户的审批额度要大于未偿清的额度,陆金所无形中给用户提供了二次贷款,而这一模式还未得到有效的监管,一旦这部分业务收到监管,陆金所的信贷违约率将会大幅增加。

财富管理业务难以突破

财富管理一直是陆金所除开信贷主要业务之一,但是这一块业务的占比仅占有陆金所当前总体营收的2.72%。

截止2020年6月30日,陆金所财富管理业务用户数达到了4470万人,主要群体为中产和富裕人群,陆金所财富管理用户人均资产为29330元人民币,是其他五大非传统金融服务提供商的3倍以上。财富管理规模达到3742亿人民币,仅次于蚂蚁集团和腾讯。截止2020年上半年,陆金所合作的机构多达429家,向1280万人提供了超过8600种理财产品。

但是由于蚂蚁集团和腾讯的存在,使得更多的机会未能流入到陆金所的财富管理业务中,2017-2020上半年中,陆金所财富管理收入分别为18.85亿、26.45亿、26.04亿和6.99亿,2020年上半年较同期下滑53.1%。

陆金所困难重重

陆金所定位虽然和蚂蚁集团不同,但是竞争的用户却相近。中泰证券对于陆金所的处境也较为担忧,认为P2P的优势在于轻资本,平台的作用仅仅是信息的传递,不需要承担任何的信用风险,可以快速的扩大规模,但是转型做消费金融,这个优势将不复存在,在目前竞争激烈的市场内想要建立优势非常困难。

业务转型困难,又被资本质疑。蚂蚁上市被叫停,陆金所成功在美股上市,但是这并不等同于资本认可目前陆金所的价值,在过去的三周时间内,陆金所从热门变成了空头股票,仅11月17日单日跌幅达到了23.17%,并且在之后一周内保持下行趋势。

美国方面则是威胁对于不遵守美国审计的中国企业将会取消上市资格,而国内监管机构也正在不断加强对贷款利率的监管,并且还在调查陆金所旗下的小额贷款平台,该平台被指责违法规则,并且捆绑平安旗下的保险产品。

如此说来,财务的下滑并不是陆金所目前最大的问题,面对内忧外患的监管,陆金所将何去何从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