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马斯克与何小鹏:一边互喷,一边圈占资本市场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来源:锌财经

文 / 陈琳

近期,新能源汽车再度开启 " 飙车 " 模式,特斯拉大涨 6.51%,又一次创下新高。小鹏汽车更是大涨 33.98%,一路狂飙后," 造车新势力 " 不断超车,美股中概股市值位次发生新变化。小鹏汽车最新市值一举飙升至 520 亿美元,成为美股中概股市值第 7 高的公司。

马斯克与何小鹏,作为中美造车新势力的代表人物,在社交媒体上展开了隔空 " 互怼 "。双方的互喷,可以概括为马斯克说何小鹏 " 抄袭 ",何小鹏说 " 我能超过特斯拉 "。

隔洋互喷

事情起因于广州车展上,11 月 20 日,小鹏汽车宣布将从 2021 年开始,在生产车型上升级自动驾驶和硬件系统,并采用激光雷达技术,来提高汽车的整体性能,推出全球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智能汽车。

这个消息一出来,便引来美国业界人士的一些议论:为什么小鹏汽车会用激光雷达?我相信它会在很大程度上提高精度,但会严重限制其自主方法的可伸缩性。他们有没有意识到他们无法复制特斯拉的方法?

此评论随后收到了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质疑,还在 " 小鹏汽车是否复制了特斯拉源代码 " 评论下回复," 这只是小鹏的问题,其他公司是没有的 ",并转发消息表示 " 他们有我们老的软件版本,但没有我们的神经网络算法 "。

紧接着,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发布朋友圈,疑似作出回应称:" 看来昨天我们发布的包含激光雷达的小鹏下一代自动驾驶架构,让西边的某人很不爽,连续用 pigu 发声。我想说的是,造谣早就证明是无法打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明年开始,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的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文中出现了 " 不爽 "、"pigu"、" 造谣 " 等极度表现情绪不满的字眼。虽然没有挂上马斯克的大名,但毫无疑问,何小鹏说的 " 西边的某人 ",指的就是马斯克。

小鹏和特斯拉又吵起来了,更准确地说是身价 1230 亿美元的马斯克对身价 67 亿美元的何小鹏开启了嘲讽模式。实际上,何小鹏与马斯克的 " 相爱相杀 ",前者不止一次公开表示过对马斯克的敬佩,但交锋也不断。这已经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公开指出小鹏汽车的 " 抄袭 " 行为了。

去年 12 月,CleanTechnica 发表题为 " 小鹏汽车自主研发自动驾驶技术让其维持低价 " 的文章,马斯克以嘲讽口吻评论此文 " 自主研发 ",并附上两个笑哭的表情。不到一小时后,马斯克又在回复另外一名网友时表示:小鹏的自动驾驶软件确实是我们的灵感,但这是一个旧款的特斯拉软件版本,所以效果有限。

作为特斯拉最强公关人的马斯克,看不起何小鹏也不是没有理由。

小鹏汽车多位高管曾任职于特斯拉

二者之间复杂的纠纷在于小鹏汽车从特斯拉挖人,也从而引来知识权的纠纷。

2019 年 1 月 4 日,曹植光入职小鹏汽车,成为 " 感知团队负责人 ",主要负责 " 开发和交付用于生产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 "。2019 年 3 月 21 日曹光植被特斯拉起诉,中间仅任职两个多月。

曹光植来到特斯拉自动驾驶部门的地位也极高。据外媒介绍:" 特斯拉大约有 40 人能够直接访问 Autopilot 源代码,他就是其中之一 "。Autopilot 是特斯拉的高级辅助驾驶系统。特斯拉以窃取公司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为由,备份了部分特斯拉源代码信息,将曹光植等人告上法庭。

特斯拉声称,曹光植去年年底开始将 " 特斯拉 Autopilot 相关源代码的完整副本 " 上传到他的个人 iCloud 账户。根据起诉书,曹光植被控压缩并移动了 30 多万个与 Autopilot 相关的文件和目录。

其实早在 2019 年 7 月,曹光植在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承认,他 " 在 2018 年使用他的个人 iCloud 账户创建了某些特斯拉信息的备份副本 "。他还承认,他在 2018 年底创建了包含 Autopilot 源代码的 zip 文件,并证实小鹏在 12 月 12 日向他提供了一封录用信。

曹植光说,他在 12 月 26 日左右 " 断开了自己的 iCloud 个人账户与特斯拉提供的电脑之间的连接,并在 2019 年 12 月 27 日至 1 月 1 日期间继续登录特斯拉的网络。但最后曹光植否认了这些活动构成任何形式的不当行为及敏感信息。他的法律团队辩称,他在离开特斯拉之前,做出努力删除任何这样的特斯拉文件。

为了自证清白,小鹏汽车主动提供了曹光植工作电脑的电子备份。对此,小鹏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战斗了一年有余的诉讼,至今未有定论。

不管小鹏汽车承认与否,其自动驾驶的能力都离不开早期几位行业精英的鼎立相助。除了曹植光,20 小鹏汽车也曾迎来过一位有特斯拉背景的人--谷俊丽。

2017 年 10 月,谷俊丽从特斯拉离开,加盟小鹏汽车并出任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加入小鹏汽车前,谷俊丽最近的一份工作是在特斯拉担任 Machine Learning 的技术负责人。" 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 Autopilot 一半的代码都由她一己之力完成 "。共事前员工曾这样评价。

在谷俊丽任职期间,小鹏汽车量产了第一款可持续 FOTA 的自动辅助驾驶车型小鹏 G3 2.0 版本(1.0 版本未对外交付),同时还提出 G3 主要采用视觉摄像头为主、雷达和其他测距传感器为辐的方案。可见,谷俊丽极大地提升了小鹏汽车自动驾驶能力,而且奠定了小鹏汽车后期在自动驾驶方面的发展路线。有小鹏汽车员工称:没有谷俊丽就没有现在的小鹏。

隔空嘴炮不如靠实力说话

而隔空互怼的背后,是愤怒还是不安?

前几次的嘲讽怒怼都以沉默告终,这次何小鹏接了个高难度的 " 球 ",也进行狠狠地怼了回去。" 造谣早就证明时无法打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明年开始,中国地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的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

不知道对小鹏这个尚在抄作业的 " 小鹏友 " 来说,自信的底气来自于哪里。在中国市场,国产三家已经和特斯拉短兵相接,虽然被吐槽 " 割韭菜 ",但特斯拉的总销量依然排名在前。想要把吹过的牛实现,不论是何小鹏,还是其它两家,都不是靠发微博放狠话能实现的。

锌财经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