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

连年亏损终于撑不住了?B站正式招募MCN机构推进商业化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11月19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公布了到2020年9月30截止的第三季度财务报告,从报告来看,B站第三季度营收32.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为74%,高于市场预期的71%,在三季度的营收中,非游戏业务收入占比高达60%。B站社区月活跃人数同比增长54%,达到了1.97亿,移动端月活人数同比增长61%,达到了1.84亿,日活用户同比增长42%达5300万。

第三季度B站月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长了89%达1500万人,付费率也从去年的6.2%提升到了7.6%,毛利率相比去年同期的18.9%增长到了23.6%,实现了连续6季度的持续增长。不过B站第三季度调整后的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Non-GAAP)的净亏损为9.9亿元人民币。B站内容成本以及版权费用过高,使得公司的营收无法满足成本的支出,也导致了B站连年的亏损,商业模式的不成熟,使得B站拥有众多用户却无法实现变现。

在11月17日晚间,B站官方公布,哔哩哔哩MCN合作平台正式开始招募,根据官方的介绍可知,入驻B站的MCN可享受到平台提供的UP主签约管理、数据分析以及花火商单管理等权益。入驻的优质MCN机构还可以获得活动预知、内容培训、站外优质KOL入驻扶持等。拥抱MCN机构,是每一个视频平台走向商业化的必经之路。

以抖音和快手为例,这两个作为MCN扎堆的平台,其商业化模式也是非常的稳固。

抖音商业化

2016年,MCN机构在进入中国后逐渐本土化,抖音则成为了最大的受益人。

在抖音初期,创作较少以及质量层次不齐,也成为了抖音发展的困扰。在这样的需求下,国内的MCN机构逐步成为了把不同的UGC或者PGC合在一起,并为内容生产者提供创作和运营、营销等这些专业的服务商,帮助他们实现稳定的商业变现。

作为平台MCN机构能做到持续、优质和多样化的内容输出,让平台一直处于良性的发展,帮助抖音走出了商业化的第一步。

完成了初步商业化之后,抖音逐渐重视MCN机构的质量,不断地提升准入门槛,以此来优化抖音的内容环境。

抖音对MCN的限制和其它平台对MCN机构的招揽有着很大的不同之处,抖音一直对MCN机构有着较多的限制,比如抬高入驻门槛、禁止自由签约红人和强迫MCN机构签订独家协议,虽然这对MCN机构的发展有着严重的影响,但是却为平台提供了更优质的内容生产。

在众多MCN机构扎堆的情况下,抖音也受益其中。日活,月活不断攀升,优质内容不断输出,也帮助抖音提升了用户的粘性。2020年,抖音先后宣布涉足支付与电商领域,力图将商业化实现闭环。

快手商业化

平台的运营扶持,商业变现支持,优先体验还未全量上线的产品功能等,快手在抖音开始入驻MCN之后,便迅速的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化之路。

快手始终表示,平台与MCN机构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签约,而只是合作关系,目的是希望系统性为MCN机构提供服务。比如过去大量MCN机构自主入驻快手,注册了很多帐号,但并没有跟官方直接接洽,遇到各种问题也没有直接的通道可以咨询和解决。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MCN机构的成长和优质内容输出。建立合作后,快手会提供免费的专属服务,答疑解惑。

直到2016年,快手才开始尝试用直播赚钱,4月上线后只针对部分用户开放,且入口一直被隐藏在很不起眼的地方,直到今年2月才向所有用户全面开放。

通过MCN不断地孵化主播,快手在直播方向发展迅速,一跃成为了国内直播电商最大的平台。截止2019年全年,快手营收500亿,其中300亿来自于直播。至此为止,快手也建立起了自己成熟的商业化模式。

哔哩哔哩加快商业化

B站对于商业化的布局在2019年就已经开始,虽然步伐很谨慎,但是B站也一直尝试摆脱让UP主"用爱发电"的尴尬处境。

2019年7月,B站收购了文化品牌超电文化的主要股份。超电文化作为B站主要的MCN机构之一,除了为B站带来了视频原创、直播、线下活动、电商等服务外,还为B站带来了众多的头部UP主,例如逍遥散人、欣小萌、某幻君等。

2020年7月,B站又发布了"花火计划",旨在为UP主提供系统报价参考、订单流程管理、平台安全结算等服务,更加便捷的帮助UP进行变现。

同月,B站推出了移动端的剪辑软件"必剪"APP,其意义就如同剪映之于抖音,旨在帮助UP更便捷的剪辑和上传内容。

B站创始人在创立之初就将产品定位为没有广告,对于一个平台来说,盈利是所有投资人都希望看到的,在不增加广告的情况下,或许拥抱MCN机构才能更快的实现B站的商业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