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

数百人集体维权讨债 现场爆发肢体冲突 下一个爆雷的会不会是蛋壳公寓?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长租公寓爆雷,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两年前的一句话,如今正成为现实,即使是头部玩家似乎也不能幸免,上市公司蛋壳公寓已经开始有了爆雷的迹象。

11月9日,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数百人维权,维权现场包含租户、供应商、保洁、维修人员,现场发生肢体冲突,从维权涉及到的人群来看,几乎涉及了长租公寓的整个链条。

据一位来自苏州的承包商所言,蛋壳公寓拖欠其工程款近160万元;安徽一承包商透露,蛋壳公寓曾向其承诺分期支付欠款,至今仍未收到欠款,而现场还有蛋壳公寓子公司百家修维修人员表示,蛋壳已拖欠数百名员工薪资长达4个月,此外,现场也有业主称,蛋壳已经连续两个多月没有付租,并且蛋壳单方面解约的违约金也迟迟不到账。

下一个爆雷的会不会是蛋壳?

"已经敲锣打鼓好几天了",实际上,早在一个月之前就有大量的维权者前去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首府二楼的蛋壳总部维权,他们集中在二楼的蛋壳公司门口以及蛋壳的办公区,试图寻找解决问题的最后方案,有一部分供应商试图通过敲锣的方式,引起蛋壳的重视,从而拿到欠款。

彼时,就有媒体报道蛋壳公寓已在门口设立了登记台,并安排员工值守,并且为了防止大家集中起来把事情"闹大",还临时雇佣了五六位高大壮硕的保安在公司门口阻拦维权者,前来维权的人要先填表登记身份,随后被带至等候区,等待蛋壳内部的人出来带领,以及在外面等待答复等,想进去解决问题并不顺利。

"因为这两天来的人太多了,所以才搞了这一套",一位现场维权者如此对媒体表示道,她前几天来时,这套流程还不存在,维权者可直接进入公司大门。

"以目前蛋壳的情况来看很难再撑到年底,如果等到破产清算再要钱很可能没戏,倒不如现在闯一闯总部,让蛋壳拿出一个积极的解决方案",据燃财经报道,蛋壳公寓一供应商如此表示道,抵达蛋壳公寓总部当天,其和一众供应商被蛋壳雇佣的保安拦截,之后警察出警出面协商,才得以进去蛋壳公寓的大门。

不过,蛋壳方面给出的答复始终是没钱,"他们就说没钱,也没有个具体的解决办法,这让我有种要破罐破摔的感觉",他觉得千里迢迢赶来却得到这样的结果,很难让人满意,"答复永远是没钱,什么是没钱?欠钱还有这么理直气壮的吗", 此次来京,供应商们已经下定决心:拿不到款项,决不回去。

此外,还有大量的租客在社交平台反映,提交的维修订单都在几个小时内被自动取消,甚至在已缴纳服务费的情况下正常维修要另外收取费用,除了维修,近半个月来,广州、深圳、北京等地区的蛋壳公寓租客也在遭受着断网的痛苦,很多租客戏称,"过着原始社会的生活"。

对此,蛋壳公寓客服方面称,由于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的宽带运营商遭遇故障,使得部分租户遇到了断网问题,目前正在紧急检修网络,而经媒体找宽带运营商求证,网络供应商方面予以否认,表示蛋壳公寓申请暂停了宽带服务。

称最懂年轻人、"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的蛋壳公寓,却在年轻人群体中,逐渐失去口碑,根据黑猫投诉的数据显示,其累计投诉量已经达到25088起。

此前,蛋壳公寓"破产跑路"的消息一度登上了微博的热搜榜,当日晚些时候,蛋壳公寓的官方回应称:"近期,部分合作方因与本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了过激行为,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目前,蛋壳经营活动一切正常,请大家放心!同时,我们也正在积极处理纠纷,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不过,在不间断的维权声中,蛋壳公寓的回复是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当下供应商们和租客等最担心的是:下一个爆雷的会不会是蛋壳?

股价跌去近90% 三年亏损超60亿

不怪租户和供应商们多心,蛋壳公寓目前的处境可谓风雨飘摇,令人唏嘘的是,从高光时刻到身陷资金链危机,时间还不到一年。

今年1月17日,蛋壳公寓在纽交所上市,股价一度涨至13.9美元/股,而截至11月9日收盘,公司股价已跌至1.60美元/股,跌去近90%,市值也从上市当天的27亿美元缩水至2.93亿美元,蒸发24.07亿美元。

回看蛋壳公寓本身,作为一家成立仅有5年的分散式长租公寓品牌,入驻第一城为北京,随后进入深圳、上海等城市,次年5月份,蛋壳公寓宣布开启全国布局战略,进入广州、杭州、南京、无锡、天津、西安、武汉、成都、重庆九个城市。

从公开信息来看,五年间,蛋壳公寓从一个手上仅有0.2万套房源,迅速暴涨至2020年一季度的41.9万套,翻了209.5倍,房源规模冲上了分散式长租公寓的前列,完成此番跨越,自然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并且在蛋壳公寓的模式里,收房仅是第一步,后续房源装修改造、营销获客等同样需要消耗巨额。

而在成立至今上市前,其共完成七轮融资,共获得60多亿元,但这笔钱与激进扩张所需的资金相比,杯水车薪,所以在盈利方面只有亏损和更大亏损的区别,据其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蛋壳公寓营收分别为6.57亿元、26.75亿元、71.29亿元;净利润均为录得亏损,且亏损幅度在不断上升,分别为2.72亿、13.7亿元和34.37亿元,合计亏损50.79亿元。

而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冲击,公司亏损更是达到12.3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8.162亿元同比扩大约50%的同时,亏损也超过去年全年总亏损的1/3,合计亏损也进一步达到了63.13亿元,超过上市前融资总额。

事实上,蛋壳公寓这种不计成本扩张地盘的经营模式,一直饱受诟病,长租公寓本身就不是赚钱的行业,高价争夺房源和低价吸引用户的商业模式本身就缺乏造血能力,再加上不得不花费的装修和运营成本,使得长租公寓行业对融资依赖度极高,倘若资金无法到位,一不小心就容易造成资金链断裂的悲剧。

眼下,"野蛮生长"后的蛋壳公寓似乎距离爆雷只有一步之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