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外

大手笔!伦交所不惜340亿脱手意交所,有何谋变之心?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大手笔!伦交所不惜340亿脱手意交所,有何谋变之心?

尽管年初以来全球饱受疫情蹂躏,全球金融交易非但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加。不仅如此,各大交易所也在积极物色并购对象,努力提高自身竞争优势,分得更多交易营业额。

继去年港交所收购伦敦交易所未果后,再次发生交易所重磅并购案,震动全球市场。

泛欧交易所成欧洲霸主

10月9日,泛欧交易所(Euronext)发表声明,称它将与意大利主权财富基金和意大利最大的银行联合圣保罗银行(Intesa Sanpaolo SpA)共同出资43.2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40亿元),从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Group,LSE)手中收购位于米兰的意大利证券交易所(BorsaItaliana)的全部持股,交易将于2021年上半年正式完成。

收购意大利证交所后,泛欧交易所将拿下欧洲四分之一的股票交易市场,欧洲Stoxx50指数成分股中将有28家企业在其旗下的交易所上市。泛欧交易所也将成为集清算、证券托管、股票交易和债券交易于一体、拥有超过1800个证券发行主体、总市值达4.4万亿欧元的欧洲证券交易所巨无霸。

▲ 意大利交易所

泛欧交易所首席执行官斯蒂芬·布纳(Stephane Boujnah)表示,收购意大利证交所将大大增加集团的规模并实现集团收入和地域分布的多样化,而且由主权财富基金作为长期战略支持,将有助于欧洲和意大利证券交易市场的发展。

完成收购后,泛欧交易所还将在欧盟建立一个领先的市场基础设施,通过建立上市和二级市场及衍生金融债券市场,将加强欧盟在当地经济与全球市场联系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推动证券交易业务组合与新资产类别多样化,进一步增强证券交易活力。

值得注意的是,伦交所(LSE)这次之所以要出售意大利交易所,有两个直接原因。

一是意大利证交所拥有政府债券交易平台MTS SpA,负责处理金额高达2万亿欧元的意大利政府债券的交易,因而被意大利政府视为战略资产。现在,欧盟与英国在谈判脱欧后关系问题上陷入僵局,意大利政府明确表达了希望米兰证券交易所回归欧盟的愿望。

二是伦交所想让欧盟委员会批准其收购全球最大金融数据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出售意大利交易所有助于减轻欧盟对其搞垄断的疑虑。

2019年8月,伦交所曾宣布以270亿美元收购路孚特。当时有分析指出,收购路孚特将使伦交所转型成为金融市场数据的大型经销商及创造商,并成为美国彭博社的强劲对手。

由于伦交所对路孚特的收购交易金额巨大且牵扯面广,因此交易受到了欧盟、英国和美国的多方审查。欧盟执委会更表态称,伦交所必须出售意大利证交所,才会批准路孚特的交易案。

不断资源整合做大做强

如果进一步分析,我们就会发现,在全球各主要交易所转型升级且彼此间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此次伦交所把意交所出售给泛欧交易所,也是两家交易所对市场前景做出不同判断后进行的一次资源整合。

就泛欧交易所而言,扩大市场份额,是它收购意交所的主要目的。

实际上,泛欧交易所本身就是通过不断整合资源走过来的。

2000年9月,荷兰阿姆斯特丹、法国巴黎、比利时布鲁塞尔3家证券交易所通过合并方式设立了泛欧交易所。从2002年起,泛欧交易所兼并了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与期权交易所(LIFFE),后又分别与葡萄牙证交所(BVLP)和纽交所合并。2013年11月,洲际交易所收购了纽约泛欧交易所,第二年泛欧交易所IPO,并再次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2019年,泛欧交易所又购买了挪威的奥斯陆证券交易所,

至此,泛欧交易所的势力范围已经覆盖阿姆斯特丹、布鲁塞尔、都柏林、里斯本及巴黎等多地的证券交易所。

至于伦交所,更是不断通过兼并做大做强的典型,而且它最早兼并的就是意大利证券交易所。

早在2007年10月,伦敦证券交易所就以16亿欧元(约合11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总部位于米兰的意大利交易所,形成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由于意大利交易所MTS债券平台辐射全欧洲的影响力,该项目的成功让伦交所直接获得了大量欧洲业务。

此后,伦交所又先后收购了泛欧股票交易平台Turquoise和伦敦清算所以及富时、罗素等指数公司,并组建了富时罗素。

▲ 伦敦交易所

有趣的是,就在伦交所通过兼并不断做大的同时,它自己也成为了其他交易所兼并的目标。

纽交所、纳斯达克、德国证交所等都曾尝试收购伦交所或与之合并,其中德国证交所三次尝试与伦交所合并,均告失败。有数据显示,自2000年IPO以来,伦交所几乎每3年就会拒绝一次收购要约。

地处亚太的港交所,对伦交所也是心仪已久,看重对方多元化的业务类别,尤其伦交所成熟的定息产品结构和相关的清算服务,对高度依赖股票现货交易的港交所是很好的补充。

因此,2019年底,港交所也公开发出要约,提出以总价296亿英镑的天价并购伦交所,但被伦交所断然拒绝。伦交所称,港交所的要约严重低估了它的价值,与伦交所通过收购路孚特能获得的价值相比,港交所收购伦交所的价值明显较弱。

伦交所拒绝港交所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伦交所已经意识到,未来数据内容和多元资产投资策略将日益重要,因此急于向金融科技转型,谋求成为市场数据供应分析商。事实上,收购路孚特,用意正在于此。

可港交所对路孚特没有兴趣(路孚特当时身背125亿美元负债,员工近2万,人力成本高昂),在收购伦交所的方案中首先要求对方放弃收购路孚特,伦交所自然要对港交所说NO。这次伦交所又出脱了意义非凡的意大利证交所,显示出了进军金融数据服务业务的坚定决心。

全球证交所谋变

事实上,进入21世纪后,随着信息技术以及经济全球化进程的飞速发展,全球各证券交易所都在不断谋变,以适应日益激励的竞争。

它们一方面不断加大对金融科技的投入,比如纳斯达克开发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股权交易平台、伦交所对路孚特的收购。

另一方面,各交易所通过全球范围的兼并收购扩大地盘,尤其是那些产品更加多元的交易所,通过并购可以扩大客户资源,丰富产品和风险管理手段,获得新的利润增长机会;并购还有助于改善这些交易所的全球布局,增强它们的国际话语权。另外,透过技术与后台操作平台的整合,还能提高运营效率,降低成本,产生规模经济效应。

此次泛欧交易所将意大利交易所收入囊中,再次显示为了增加竞争优势,取得更大市场份额。

全球主要交易所势必会进一步努力收购同业或是相关业务,未来全球交易所并购风或将再度吹起。虽然今年全球经济饱受疫情蹂躏,但全球股市、债市、商品的交易并未因疫情而明显减少,今年首季全球股票交易金额达至32.5万亿美元,反而比2019年同期大增四成。

港交所去年收购伦交所虽然泡汤,此后也未见港交所再有收购合并的消息,不过当全球各大交易所争相寻找合并伙伴之际,港交所未来或许也会效仿伦交所购入路孚特一般,买入其他项目,令其经营规模更大,业务更多元化,继续强化全球竞争优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