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与未来

职业经理人马斯克只想认真卖车,技术革命沦为噱头?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时代变了。

1984年10月10日,中德双方正襟危坐,《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合营合同》正式签署,中国合资车企的大幕拉开。2020年1月7日,上海超级工厂,在马斯克的"尬舞"之下,国产特斯拉实现了交付,自此特斯拉开启了"潘多拉魔盒"。

特斯拉,不再是一家传统车企,其节节攀升的市值成功吸引了资本市场的眼球,它更像一家科技公司。

特斯拉的股票今年以来一直都炙手可热,公司年内股价涨幅超过了400%,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特斯拉股价累计上涨了近9倍,相比之下同期标普500指数的涨幅仅为20%。

不过,9月,是马斯克最失望的月度。单挑过空头,怼过同业,却没想到在万众瞩目的"电池日"上输面。

9月4日,未被纳入标普500指数,特斯拉创史上最大跌幅。跟苹果借助新品发布会提振股价的方式相近,特斯拉本想借"电池日"拉动股价,没料到却适得其反,即便是马斯克提前放噱头也没能抢救特斯拉的下跌之势,22日这天特斯拉市值蒸发了220亿美元。

资本市场的表现简单粗暴,下跌=不满意。


操盘手、商人、革命者?

"我们食堂有韭菜馅饺子。"面对中国公司禁提韭菜一事,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这样回应。

恐惧韭菜的特斯拉,跌不起。

9月的暴跌难改马斯克获奖励,5日马斯克获得第三档股权奖励,其获得的报酬总额已达到85亿美元。彭博亿万富豪指数的数据,马斯克本人的净资产已达到686亿美元,已成为全球第四大富豪。

特斯拉股价与马斯克的财富深度捆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实现收益目标后,比马斯克收获更大的是股东。当前特斯拉年产量远低于全球任何一家主要汽车制造商,但无论怎么跌,特斯拉都是全球市值最高汽车企业。

屡屡失约的"电池日"更加珍贵,马斯克也吊足了市场胃口,市场甚至都忽略了当日还是特斯拉的股东大会。"电池日"前夕,马斯克频频站台,欲言又止的他仿佛暗示又有什么不得了的新技术颠覆行业生态。

特斯拉"4680"型电池,仅仅是提高了密度,但并没有百万英里电池,而这才是数月来分析师关注的焦点。而到电池日活动结束,投资者高度期待的百万英里电池依然不见踪影,特斯拉股价也转为下跌近7%。此外,尽管整车铸造车身成本降低了40%,但是并没有说清楚用的是什么金属。

关键技术的缺失让市场失望,发布技术的实现时间亦是模糊不清。马斯克表示,此次活动所展示的部分技术只是"接近于可用",量产仍没有具体期限。马斯克只是称在加州设立了一个试验工厂,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新电池将需要一年时间达到10千兆瓦时的产能。

电池日上,马斯克一直在强调成本,这背后的目的仍然是卖车。的确,只有造车和交付量是较为确定的。马斯克甚至还抛出了售价2.5万美元(近17万人民币)的入门级车型,这一时间倒是基本确定,为"约三年后"。

抛头露面拯救股价,强调降本意在卖车,马斯克越发像一个职业经理人,技术革命已成为噱头。

特斯拉到底是不是"韭菜镰刀"?


精明的空头

精明的空头们早就整理好了弹药,或许他们"真恨"特斯拉这只股票。

"求救!"23日,特斯拉遭遇完全的网络中断,特斯拉车主无法通过APP连接到汽车,当日特斯拉股价大幅跳水,截至收盘大跌10.34%,市值蒸发409亿美元。

纵使股价飙涨,"空军"中总有意志坚定从不回头的投资人,而这些投资人都不是无名小辈--

全球最大空头对冲基金Kynikos Associates联合创始人查诺斯、绿光资本掌门人埃因霍恩、《大空头》原型Michael Burry等坚定看空特斯拉,并称其估值荒唐、股价虚高,是资本市场最大的泡沫,而且其业务增长与盈利的可持续性较低,且负债率长期居高不下,这是特斯拉最大的经营风险。

华尔街分析师也持类似观点,当前关注特斯拉股价的证券公司共有33家,其中10家公司都给出"卖出"评级,只有8家公司称应买入。

"大空头"Michael Burry认为特斯拉的销量增长乏力,采用低级的磷酸锂离子,里程依然上不去。值得注意的是,磷酸锂电池的确成本较低,但主要搭载于低端新能源车之中,这并不是高端新能源车的方向。

三年后17万就能开一辆自动驾驶特斯拉?这可不能单纯通过低端制造实现,那么特斯拉一定会在电池成本上下功夫,这就意味着三年之后无论是自研还是外采,特斯拉一定会大降电池成本,甚至是真正实现"无钴"。

既然百万英里电池还只停留在PPT阶段,马斯克仍会紧握供应商,未来将继续加大、且不会削减对松下、LG、宁德时代等供应商电池的采购。尽管马斯克在电池上一直有野心,但是其在动力电池领先地位都是依靠采买达成的。

因此,对于当前的特斯拉,要想实现电池革命,需要通过对供应链的维护,才可以实现技术路径的革新。


奥迪A3昨日重现?

重视中国市场、并不断下探抢占各个细分市场,现在的特斯拉越来越像大众,风头过后,归根结底,特斯拉仍然是家车企。

自研电池技术成为行业标杆并不见得是其最大理想,但卖车一定是特斯拉的耽误之急。疫情氤氲之下,2020年特斯拉出货量仍可能增长30%到40%,和同业比这是一个不错的成绩,和自己比就略显逊色,2019年特斯拉的汽车出货量增长了50%。

无论三年后是否真能开上17万的高续航全自动驾驶特斯拉,这份战术意图已经送到了国内厂商--下探至17万,特斯拉要垄断中、高端市场份额。

特斯拉当前很对国内市场的胃口,当前中国正面临着结构性调整,消费升级的趋势十分明显。中国市场贡献了其全球销量过半份额。尽管疫情氤氲未散,中国消费者仍偏爱豪华车。今年6月豪华车零售同比增长27%,市场份额创下历史新高。

此外,本地化生产让特斯拉成为了"买得起的高档车",国产Model 3自进入市场以来,不到一年的时间价格已调整了5次,由最初的35.58万元(无补贴)下降至当前的27.155万元(补贴后),降幅达到约24%。

自主品牌的日子本来就没那么好过,今年上半年,自主品牌乘用车市场份额跌破40%"市占率红线",创十年最低。而强势的特斯拉又在蚕食其份额,如今特斯拉仍然屏霸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榜首的位置,而Model 3仍在继续降低身价,挤占下行市场空间。

以Model 3为例,该车型定位为B级豪华轿车,这一市场是奥迪A4L、宝马3系与奔驰C级的天下,如果后续持续降价至25万元甚至更低,Model 3将会继续抢占B级平民车市场,而这一部分市场空间(超过20万元)体量高达120万辆/年。

17万特斯拉涌入市场,这样的作法十分像大众集团,即打造奥迪A3抢占A级豪华市场。

在这样的市场下探之下,冲击最大的仍然是正在蜕变的自主品牌。之于自主品牌,特斯拉或许是场噩梦;但是之于造车者,特斯拉一定是前进的动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