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三方各执一词!广州浪奇价值5.7亿洗衣液学扇贝“跑路” 到底谁在说谎?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A股市场可谓是"奇案"发生地,"扇贝跑走"的闹剧结束没多久,老牌日化巨头广州浪奇居然传出了公司存货"不翼而飞"的怪事。

9月27日晚间,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浪奇")突然发布一则《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直指其在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燊公司")、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公司")共拥有合计账面价值达5.72亿元的存货物"不翼而飞"。

广州浪奇表示,截至9月27日,公司在鸿燊公司瑞丽仓、辉丰公司辉丰仓的库存货物价值分别为4.53亿元、1.19亿元,但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其存储的货物。

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勇军表示,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与广州浪奇签订仓储协议属实,但货物未进入过公司仓库,中间环节不存在丢失情况;辉丰公司则表示,从未与广州浪奇公司签订过其所谓的物流外包仓储合同,从未向其出具过《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也未加盖过辉丰公司印章,该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印章不一致。

对此,广州浪奇表示,其目前正在整理完善相关证据,之后将尽快采取包括诉讼、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内的司法措施,双方口径不一致也引发了新的疑问,5.72亿元丢失的存货是否真的存在。

3.6万股民踩雷 超亿元资金准备出逃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浪奇前身是广州油脂化工厂,始建于1959年,是华南地区早期日化产品定点生产企业,1993年,该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是中国轻工业百强企业,在品牌方面,以浪奇为总品牌,广州浪奇旗下还有"高富力"、"天丽"、"万丽"、"维可倚"、"肤安"、"洁能净"和"hibbo"等品牌系列。

5.72亿元存货突然之间就找不到了,引发市场哗然,投资者议论纷纷:"洗衣粉也有脚"、"学啥不好,学獐子岛扇贝跑路了"、"剧本都写不出来你做到了"......截至上半年,广州浪奇股东户数有3.6万户。

9月28日早间,广州浪奇开盘迅速跌停,短短半个小时,就有超22万卖单封在跌停板上,超亿元资金准备出逃,截至午盘,广州浪奇跌停板上已经盘踞近30万手卖单。

这场罗生门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9月28日上午,深交所发布关于对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要求广州浪奇说明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合同签署时间、双方主要权利义务、合同执行情况及历史合作情况等,说明本次存货异常情况的具体发现过程及最新核查进展,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

广州浪奇深陷债务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货物"不翼而飞"的前两天,9月25日晚间,广州浪奇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此外,公司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256.84万元,当晚,广州浪奇还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核查并说明被冻结的银行账户是否为公司主要银行账户,银行账户被冻结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的影响。

由于借款合同纠纷,今年9月,广州浪奇及其法定代表人两次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1.28亿元。

不仅仅是资金流紧张,广州浪奇经营业绩也在大幅下滑,据其8月28日披露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38.88亿元,同比下降43.36%;归母净利润为-1.15亿元,同比下降538.66%,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6.61亿元,同比下降878.24%。

但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2月11日,广州浪奇曾发布公告称,因广州市城市更新改造需要,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拟对广州浪奇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东128号地块进行收储,根据双方拟签署的收储协议,拟收储金额为21.56亿元,也就是说,广州浪奇总共可以拿到21.56亿元的"拆迁款"。

而就在上周四,广州浪奇刚刚公告收到第三期土地补偿款4.31亿元,截至2020年9月24日,广州浪奇已收到前三期土地补偿款12.94亿元,占补偿款总额的60%,不过,根据其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广州浪奇总负债合计68.74亿元,广州浪奇资产负债率高达79.54%。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两个月前,广州浪奇刚经历了一次高层震荡,先是公司总经理陈建斌4月27日卸任总经理一职,随后7月30日陈建斌卸任副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职务,黄强卸任战略委员会、独董职务,王丽娟卸任审计委员会召集人、独董职务,王志刚卸任董秘一职,还有廖健、李云、符荣武、李峻峰等共8人集体去职。

尽管上述高管层卸任多与任期届满相关,但届满后如此多的高管集体变更也难免异常,尤其是,延迟披露半年报、债务逾期事件、天价货物"不翼而飞"事件均发生在高管层变更之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