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标

对华产品征税,美国企业先吃不消了?特斯拉等3400家美企起诉特朗普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美国政府近两年针对中国系列贸易政策已经引发了越来越多美国企业的不满。近日,全球新能源汽车制造巨头特斯拉一纸诉状,将特朗普政府和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告到了美国国际贸易法院,称特朗普政府2018年出台的从中国进口的部分零部件征收关税政策是非法的,要求美政府退还特斯拉因此支付的巨额关税税款,赔偿在此期间的利息损失,并阻止美国对特斯拉从中国进口的物品征收新的关税。

该对华关税政策是指,美国政府于2018年和2019年出台的两批对华关税清单。

2018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2019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披露了第四批价值12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7.5%的关税。这两份对华关税加征清单中涵盖了汽车零部件在内的数百件从原材料到电子元器件的中国进口产品。

虽然特斯拉在此次诉状中未明确描述已经为此支付了哪些商品的关税,但是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网站的披露,特斯拉公司曾在2018年向该办公室申请对人造石墨、氧化硅和门环定制焊接坯料的关税豁免。

不过,特斯拉的关税豁免申请,在2019年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以使用对国家安全计划具有战略重要性的技术为由给拒绝了。

有消息指出,特斯拉在美国加州工厂生产Model 3型号电动汽车组装中所用到的中国制造电脑和显示屏是受影响最大的征税产品。

当时,特斯拉表示,这些特定部件在Model 3汽车自动驾驶系统中是"大脑"核心般的存在,在美国本土无法找到替代制造商,并且会使得Model 3汽车项目推迟18个月,最终增加特斯拉汽车生产的成本并影响公司的盈利能力,对特斯拉造成经济损害。

有数据指出,受该征税清单影响,特斯拉美国工厂生产成本大大提高,使得Model S和Model X的价格分别提高了22647美元和37744美元,并影响到了终端销售量。据当年该公司的估计,由于来自中国的零件加征关税影响,特斯拉2018年第四季度的毛利润随之减少了5000万美元。

事实上,随着全球贸易化的发展,包括汽车业在内的制造供应链,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形成越来越专业化和复杂化的供应系统,从上游原材料到电池供应,中国汽车零件制造均占主导地位,任何一家规模化的汽车制造企业都无法离开中国供应链以及中国消费市场,特别是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生产成本决定了其是否能够超越传统燃油机汽车制造,因此必须更加无法离开中国工厂供应链。

在美国政府连续出台关税政策,提高贸易壁垒,最终使得美国本土汽车制造行业均提高了生产成本,进一步压缩了毛利润空间。在这种情况下,促使特斯拉于2019年1月份在中国上海开建特斯拉超级工厂。

除特斯拉之外,美国其他企业也随之跟进采取了法律行动。据外媒报道,汽车制造商福特、家居建材用品零售商家得宝、成衣制造商Ann Taylor等3400家美国企业也已开始向白宫施压,要求美国政府偿还已支付税款并改变对华关税政策。

很多美国企业表示,系列对华关税清单政策使得美国本土企业一方面面临生产成本大幅提高毛利润下降,另一方面又面临着售价上涨、市场竞争力下降、终端销量最终下降的困境。

比如,知名汽车制造商沃尔沃,在美国关税政策调整后,就叫停了美版S60出口到中国市场的计划,高性能电动汽车Polestar在美国本土出售的计划也大受影响。

美国贸易联合会组织指出,仅去年6月,白宫的对华关税政策对美国本土企业造成了高达34亿美元的额外成本支出。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15日,世贸组织发布了裁定结果,认为美国政府对超过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措施违反了世贸组织义务,属于非法行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