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标

轻松集团6周年连宣三大战略部署,深入健康腹地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文/苏格拉

9月21日,轻松集团宣布启动“一城一保•百城普惠健康保障计划”、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慢病管理联盟2.0三大健康领域战略部署。

这一天也是轻松集团六周年的生日。在平均寿命只有三年的中国互联网,创始人、董事长杨胤依旧把已经6岁的轻松集团形容为“孩子”,孩子总是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和发展空间。用杨胤的话说,6岁的轻松集团从开始就选择了守护健康的发展路线,如今这个“该上小学”的轻松集团已经进入健康事业的新阶段。

这次发布会上的三大健康战略意味着,轻松集团开始大举深入大健康领域,加速商业转型。根据Frost & Sullivan预测,到2026年,中国医疗科技市场规模将达到近2000亿元,相较于2016复合增长34%。依托着旗下互助平台的巨大流量,轻松集团本身就有着巨大的C端优势。如今通过打通B端,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

切口慢病领域,打造健康闭环

二月的武汉,疫情的阴影笼罩着这片土地。一张社区网格员背满药品袋子的照片突然之间走红网络。照片中的社区人员从早上五点半去药店排队,为社区 90多位重症慢病患者扛回了61份药,因为药品过多而不得不用串起来挂在身上。

这张令人心酸又令人心热的照片后面,隐藏的是中国超过四亿慢性病患者对药物和医疗服务的需求。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三高”的患者数共计3.5亿例,乙肝病毒携带者超9000万人,每年死于乙肝或丙肝感染导致的肝硬化和原发性肝癌的不幸者约33万。这些人在饱受病痛折磨的同时还缺乏对身体的管理能力、享受医疗保障的能力。

此次发布会上的一个重要战略升级就是轻松集团牵头的慢病管理联盟迎来了新成员叮当快药和医联等的加入。

一个很明显却被大多数人忽略的特征是,轻松集团发力大健康赛道的号角是在慢病领域吹响的。这一点可能和人们印象中的轻松集团风格不太一致。通过求助信息走入C端的轻松集团在很多人印象中是为各种重症绝症急症患者服务的。

实际上,和我们的直觉不同,这个世界上80%的医疗行为和慢病相关,轻松集团也早已经扩展了自己守卫健康的版图。

早在2019年10月,轻松集团就联合众惠相互、丁香园、中康资讯、美年大健康共同启动了全球首个慢病管理联盟。慢病管理联盟的成立形成了一个针对慢性病患者的,囊括了病前预防、病中管理、信息服务、保险服务等在内的健康联盟,以“保险+管理”的模式满足这个群体的健康需求。

此次6周年会上,慢病管理联盟迎来了新的成员——叮当快药,解决了慢病患者的医药服务问题。慢病管理联盟2.0因为叮当快药的加盟形成了完整的慢病管理闭环。

叮当快药CEO俞雷在会上表示:“叮当快药的药厂直供、慢病用药快满足、专业医生免费在线问诊以及28分钟送药到家服务,让患者从此告别看病难、买药贵的问题,足不出户就能寻医问药”。

而慢病管理联盟2.0的正式落地,可以被看作是轻松集团在慢病领域的“战略追加”,帮助轻松集团在全类型医疗帮助的领域内完成了健康服务的闭环,也是其在商业模式上的进一步探索。

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服务正式启动,打造服务闭环

在过去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互联网医疗一直存在盈利模式过于单一、B端C端难以打通的问题。

祸兮福之所倚,当全世界经济陷入疫情的泥淖中时,有些领域却迎来了行业爆发——互联网医疗是这次疫情的乘风者。正如轻松集团CEO张科在会上所说:“疫情对行业的冲击不大,但却能为行业带来变革和分化。”

人们第一次遇到了这样的困局——需要医生,却走不进医院。但是,医院大门进不去,病情恶化却不等人。

在人群中很常见的脂肪肝、肝硬化等肝病,均属于典型的慢性疾病。在轻松集团6周年发布会上,来自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病学系主任、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徐小元教授说:“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是不能停药的,包括脂肪肝也不能间断治疗。在疫情期间生活规律都打破了,影响了我们生活的节奏。在网上看病是非常重要的,有很多病人因为疫情的原因几个月都不到医院来,很多病人病情加重。所以有这个平台非常好,病人又多了一条路。”

互联网医疗的普及,将会成为这些慢病患者的福音,它解决了两个方面的痛点:一个是线下就诊的时间和空间成本;一个是不同地方的医疗资源不平衡问题。

实际上,由于互联网医疗的特有属性,类似观点在业内被反复提及。国务院医改专家委员会首届委员、中国医改蓝皮书主编房志武先生就曾经公开表示过:全面线上化的医疗模式对于非急症、非首诊的续方、以及只需服药的轻症来说非常便利,也会极大降低医疗机构的服务压力。

此次轻松集团发布的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由轻松集团联合中联肝健康促进中心合作打造,目的就是为全国肝病患者提供诊疗,为肝病医生和专家提供科研、管理病患的服务。

依托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轻松集团可以将医药、医疗保险、患者这一整条贯穿B端和C端的线路打通。更重要的是在医疗费用方面实现了轻松集团内部医保、商保、筹款、公益等业务模块的联动,构建出整套基于轻松集团的互联网医疗体系——这种模式的基础是轻松集团在C端强大的影响力,也是轻松集团在过去六年创下的基业。

随着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的落地,轻松集团实现了向大健康领域深处的迁跃——以前,轻松集团作为一个众筹平台只能是患者“求助”的信息平台,如今,轻松集团可以真正进入到“治疗”过程。所以,如果说慢病管理联盟是从病患的种类上实现了全覆盖,那么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的成立则完成了轻松集团管理健康的服务闭环。

开启百城计划,打造保险闭环

轻松集团和拼多多、趣头条、快手并称下沉市场四大天王。轻松集团在下沉市场受欢迎是意料之中的——下沉意味着更贫瘠的资源,更沉滞的信息,更薄弱的抗风险能力。因此,往往很多大病求助信息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小医院里,这里的人们承受着相比一线城市更加巨大的信息差和资源差。

平心而论,就好像人们说拼多多的崛起是因为给了小镇青年一个用小米的机会。小镇青年真的不想用上大城市的产品吗?下沉产品的成功不是因为下沉市场不需要这些服务和产品,而是在之前的那么长时间里,他们买不到,也买不起。这也是近几年平价的互助型产品崛起的主要原因之一。

甚至,在医疗健康保障的方面,下沉市场的人们更需要提高自己的抗风险能力,也就更加需要保险或者说平价保险。

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第一要务就是洞悉用户需求,满足用户需求。此次轻松集团和广西首家全国性寿险法人机构国富人寿强强联手,推出了普惠型补充医疗保险项目“惠桂保”,作为社会保险和传统商业保险之间的补充。

这个保险产品最大的优势就是“低”——参保门槛低、价格低、操作要求低,真正填补了下沉市场空白。参保用户一天花费最高不超过3角钱,便可拥有高达200万元保障。

而广西不过是一个起点,轻松集团开启的“一城一保•百城普惠健康保障计划”要将这样的保险产品推到全国的其他城市,真正实现普惠——而这正是互联网最大的特点。在健康保障领域耕耘多年的轻松集团并没有止步于已有的成绩,而是在持续地输出真正惠民的产品,为健康保障事业探索更多可能。

在可以看见的未来几年,以“惠桂保”为代表的平价补充医疗保险将会在传统的商业健康险未能覆盖到的下沉蓝海,将“健康保障”的概念灌输进用户的心中。可以这么说,轻松集团凭借着自己在下沉市场的影响力,完成了传统保险公司难以做到的用户教育。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到,通过“一城一保•百城普惠健康保障计划”、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慢病管理联盟2.0完成了对大健康领域的基本布局,轻松集团实现了人群闭环、服务闭环、保险闭环。作为一个以大病众筹起步的保障平台,轻松集团进军大健康并不出人意料——见证过死亡的人更希望成为一名医生。

轻松集团是健康领域的旧人,也是新人。此次,轻松集团的三大战略的升级亦是“只为用户而生”理念下的新探索。这些动作将对健康行业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锌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