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外

创始人下台,上市失败,软银“撤资” WeWork竟然还喊要盈利了?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由于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小企业对弹性办公空间的需求大大增加,从而提高了WeWork的客户量。

 

经历了创始人下台、上市失败、软银的"撤资",WeWork曾一度濒临倒闭,如今,似乎迎来了一场大反转。

日前,WeWork现任董事会执行主席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在采取了大规模裁员、资产出售等一系列激进的成本削减措施之后,公司预计将于2021年底实现盈利,完成先前所定下的正向现金流目标,且这一时间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年。

现金流的执念

"曾经大家认为WeWork实现正现金流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现在,一年以后,你们将看到WeWork已经基本成为一家盈利型企业了,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多元化资产。"克劳尔这样表示道。

现金流是WeWork的执念。

今年2月,克劳尔曾公布了他的五年重整计划,其中短期目标就是在2022年实现自由现金流回正,并在2024年进一步上升至10亿美元。且WeWork预计,若公司能够成功在2022年实现现金流收支平衡,那么其预期有望将25-30亿美元的额外流动资金投入于未来增长。

为此,WeWork在成本削减方面采取决绝态度,为了减轻资金负担,除了将员工人数从去年的1.4万人削减至5600人,裁员约8000人之外,WeWork还出售了Flatiron School、Teem等业务,以及它在机翼上的份额。

同时,由于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小企业对弹性办公空间的需求大大增加,从而提高了WeWork的客户量。

过去一个月,WeWork已经与包括字节跳动、微软、花旗在内的多家企业签署了租赁协议,为其提供小型的办公点,使它们像"卫星"一样分散在总部的周围。

不仅如此,WeWork不久前刚刚进行了一系列的人事变更,作为总体计划的一部分,房地产资深人士桑迪普·马斯拉尼成为WeWork的首席执行官,董事会也进行了改组。

大幅裁员、收缩版图,重组领导团队,在克劳尔的领导之下,WeWork开启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公司专注于共享办公以及其他相关性较强的核心业务,帮助WeWork控制成本,减少多余的花费,也能让其在这一领域积累出足够的技术和专利,构建起自己的壁垒,不再像从前一样仅凭资本飞翔。

难逃唱衰与质疑

实际上,WeWork将实现盈利应该是最近一年带来的最好消息了,而该消息宣布之际,WeWork仍然处于投资人的质疑与市场的看空之中。

去年IPO失败仿佛是WeWork的分水岭。在这之前,WeWork是共享办公领域独角兽,疯狂扩张,大举进攻,但在这之后,该公司经历了一系列挫败与挑战。

2019年上市前夕,由于担心公司的财务状况和表现,其最大投资人软银集团要求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辞去CEO的职务。随后,该公司推迟了IPO申请,接下来的一个月,作为融资计划的一部分,软银获得了WeWork的所有权。

2019年9月,估值高达480亿美元的WeWork IPO失败,随后估值暴跌至80亿美元,公司陷入危机。

而究其IPO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WeWork经营现金流长期失血且财务状况未来难以改善。

彼时,WeWork陷入重重危机后,为防止其现金告罄、就此破产,软银不得不充当起"救火队长"角色,随即宣布将向陷入困境的公司提供约95亿美元的纾困计划,其中包括收购该公司价值高达30亿美元的股权(含公司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纽曼高达9.7亿美元的股份,以及65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

然而,今年3月,软银向WeWork股东发出通知称,由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等美国政府监管部门对WeWork展开调查,于去年秋天制定的向该公司私人股东提出的30亿美元股份收购计划可能不再进行,但软银向WeWork承诺注资50亿美元的计划不会改变,并且其中15亿美元的资金已经到位。

4月2日,其正式在官网宣布终止上述股票的收购,5天后,一个由WeWork董事会成员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在美国特拉华州法院向软银提起了法律诉讼,声称前者"进行了一场有目的的活动,以避免完成收购要约"。

软银方面则表示,将为诉讼提起强有力的辩护,并称特别委员会提交了"绝望而被误导的尝试"。

值得一提的是,据克劳尔在去年10月WeoWrk的一次全体会议上发表评论称,软银集团在这个联合办公空间投资了185亿美元。

而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5月份的一篇报道,由于财务和管理问题,WeWork的估值从2019年初的高达470亿美元已经降至3月份的29亿美元。

虽然WeWork盈利时间已提上日程,但笼罩于在这家共享办公独角兽身上的阴霾,并未因此淡去,其与最大的投资者软银集团的法律纠纷仍在继续,仍难逃唱衰与质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