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獐子岛扇贝们又“跑路”了!董事长竟敢“怒怼”证监会

5月15日,吴厚刚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谈到獐子岛虾夷扇贝"跑路"等作假问题时,却公开怒怼证监会,并扬言要与证监会对簿公堂。

扇贝们又"跑路"了。

4月30日凌晨,獐子岛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27.29亿元,同比减少2.47%;净利润亏损3.92亿元,同比下降1321.41%。

对此,獐子岛称,系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发生大规模死亡灾害,从而产生核销及减值导致。

同时,在獐子岛举行的2019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其董事长吴厚刚在回答投资者关于公司扇贝为何大量死亡的问题时,不出意外地又把"锅"甩给了扇贝。

他表示:"国家部局组织的专家调研组认为,近期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大量损失,是海水温度变化、海域贝类养殖规模及密度过大、饵料生物缺乏、海底生态环境破坏等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没想到,继獐子岛的扇贝先后"自杀"三次、"跑路"一次之后,扇贝又"死"了。

董事长"怒怼"证监会

5月15日,吴厚刚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谈到獐子岛虾夷扇贝"跑路"等作假问题时,却公开怒怼证监会,并扬言要与证监会对簿公堂。

2019年7月10日,证监会下发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在调查獐子岛逾500天后,点明了獐子岛所涉"三宗罪"--涉嫌财务造假,包括2016年度、2017年度报告;披露的2017年《秋测结果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

据此,证监会拟对公司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处罚措施,一旦处罚被落实,吴厚刚将面临退出资本市场巨大风险。

"这个预处罚的依据是捕捞船的航行轨迹,仅凭一个笼统的脱离生产作业实际而做出的航迹图,也没经过现场检验,而测算航迹的点位不准也不完整,仅靠两份推演报告就判定我们财务造假,没有法律依据。"吴厚刚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说道。

其进一步表示到:"这种人为因素制造出的与实际生产作业不一致、无法比对的证据,能作为非常严谨的财务数据造假的证据吗?更不应该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也经受不住法律的检验!"

在提到如果结论和事先告知书一致的时候,吴厚刚称:"不能这样处罚我们,如果处罚不能依法公正,我们将会诉讼,寻求公正。"大有与证监会对簿公堂之势。

会计事务所和自家高管都不信了

而对于獐子岛财报中虾夷扇贝接二连三的"自杀""跑路"之后,负责其财报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连续三年出具保留意见。

对于獐子岛2019年年报,獐子岛审计机构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对獐子岛2019年年报提出了保留意见,对公司内控鉴证报告出具否定意见,其指出,獐子岛截止去年年底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为负19.3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8.01%,流动资产低于流动负债,公司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在此之前,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也于2017年、2018年对獐子岛的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并对獐子岛的持续经营能力提出质疑。

不仅如此,连自己高管都不相信了。

对于獐子岛2019年年报,獐子岛董事罗伟新、监事邹德志均表示,财报提供时间晚,信息量大,无法保证相关经营资料的真实、准确和完整。

5月7日,深交所向獐子岛下发关注函,要求补充说明向董监高提供2019年年度报告的时间以及两高管是否存在为免责而声称无法保证定期报告的真实性等。

5月11日,獐子岛披露了对上述关注函的回复公告,獐子岛认为自己在时间上没有违规,但罗伟新、邹德志坚称自己当时没有充足时间审核年报,獐子岛管理层与董事罗伟新、监事邹德志各执一词。

由此看来,獐子岛不仅"外患"未去,"内忧"也在进行中。

直接反映到股价上来看,自从2014年曝出虾夷扇贝"自杀""跑路"后,獐子岛股价已从最高的每股22.50元跌至每股2.58元,跌幅高达近90%,市值也从巅峰时的200亿元下滑至18.35亿元,蒸发超过180亿元。

不知以后,獐子岛的扇贝们还要"跑"到哪里。

相关主题: 獐子岛扇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微信号:BT财经)所有,财经时报为BT财经授权转载的唯一网站,未经BT财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