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

上市才一年就被勒令摘牌,瑞幸咖啡的烂摊子该怎么办?

据相关律师分析表示,如果瑞幸咖啡面临集体诉讼,那么以今年年初至今的时间,粗略计算,将要遭遇的总赔偿金额共计约112亿美元。

5月19日晚,据瑞幸咖啡发布公告内容显示,该公司已经在5月15日接收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上市资格部门(Listing Qualifications Staff)的书面通知--纳斯达克交易所决定将该公司实行摘牌处理。

上市才一年就被勒令摘牌,瑞幸咖啡的烂摊子该怎么办?

01.申请听证会,是生机?还是死局?

根据官方披露的部分文件内容显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上市资格部门所做出的对于瑞幸咖啡摘牌决定,基于以下两个理由:

Ⅰ、根据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规则第5101条,该公司于2020年4月2日,通过6-k披露的虚假交易行为,引起了对于公众利益的担忧。

Ⅱ、根据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规则第5250条,该公司未在此前如实公开披露重大信息,其商业模式即是基于此前未经披露的虚假交易信息之上建立的。

瑞幸咖啡方面对此决定,表示会在纳斯达克听证小组行动之前,及时召开听证会。在该听证会结果出来前,其公司股票将继续在纳斯达克交易市场中正常交易。而听证会通常会被安排在提交请求的30天至45天之后进行。

根据纳斯达克上市中心的官网信息,上市公司接到摘牌通知后,可在7个自然日内提出听证会召开申请。公司可以选择口头式或书面式进行听证会,在会上企业有约50分钟的陈述时间,听证委员一般会在听证会结束后30日内宣布书面决议结果。在此之前,该企业股票均可以继续正常交易。

在这能争取到的近两个多月的时间内,瑞幸会做什么?又能做什么?

目前来看,瑞幸还在加速扩张。

据美国Thinknum Alternative Data公司数据显示,截至5月12日的第二季度,瑞幸咖啡在国内仍以平均每天10家的速度新开设门店,目前门店总数已达到6912家。虽然扩张速度低于今年第一季度的平均每天20家新店,但仍远高于2019年同期。

道歉也是必不可少的事。

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凌晨发声,表示对于之前"虚假交易"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向所有投资人和全体员工道歉。

对于纳斯达克在没有得到最终的调查结果便要求其退市,他表示非常出乎意料,难以理解。此外,他坚信,瑞幸咖啡之前所探索的商业模式和逻辑是成立的。即便这次瑞幸咖啡从纳斯达克退市,他也依然会竭尽所能让瑞幸这个品牌继续前行。

不过,根据5月12日瑞幸咖啡在提交的文件中有显示,瑞幸咖啡的董事长陆正耀也已不在"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的名单之中。虽公告中没有直接说明,但据相关情况来看,陆正耀极有可能已经离开"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的主席之位。

这样看来,现在的"缓刑期"也很难解开这番困境中的死局。

02.祸不单行的瑞幸咖啡

自瑞幸咖啡成立之日起,它独有的商业模式和运营理念就一直被外界诟病。即便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成功挂牌上市,争议和质疑也从未停息过。

2020年1月31日,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发布有关于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之后,原本种种质疑的声音,也似乎找到更加合情合理具象化的理由。

随后,4月2日瑞幸咖啡"自曝"涉嫌22亿人民币的虚假交易,便让此前所有的争议在瞬间都被证实得明明白白,无可辩驳。

现在的瑞幸咖啡,在更多的投资人看来,几乎是大势已去。即便目前只是收到通知,并没有真正的被摘牌退市,此时瑞幸咖啡的股票更像是烫手的山芋。

5月11日,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中,提到原瑞幸之中的第三大股东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 已经清仓瑞幸咖啡所有的股份。

除此之外,在公开资料中可以看到,在此暴雷之后,瑞幸原第一大股东,愉悦资本的持股比例便从16.13%,减持至5%。而原第二大股东,孤松资本在4月3日已全部清仓退场。

事已至此,瑞幸咖啡现已是摇摇欲坠的危楼,似乎随便一阵什么风,就能将它吹入万丈深渊。尽管在事发后,瑞幸咖啡原CEO钱治亚和原COO刘剑都已被终止职务,并对现有的管理层进行了重组,尝试想让公司回归正常的轨道,可这又谈何容易?

据相关律师分析表示,如果瑞幸咖啡面临集体诉讼,那么以今年年初至今的时间,粗略计算,将要遭遇的总赔偿金额共计约11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为754亿元,而因此受牵连的机构,则多达到240家。

相关主题: 瑞幸咖啡中概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微信号:BT财经)所有,财经时报为BT财经授权转载的唯一网站,未经BT财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