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外

穷途末路,被美国打击,该国连自己的货币都保不住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伊朗议会5月4日通过决议,决定对本国货币里亚尔实施"清零"计划,货币名称也正式更改为"图曼"(Toman)。

自从被美国盯上,伊朗处境就比较困难。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伊朗遭遇重大打击,这一年伊朗异常困难。

伊朗货币"清零",无奈之举

伊朗议会5月4日通过决议,决定对本国货币里亚尔实施"清零"计划,货币名称也正式更改为"图曼"(Toman)。

未来伊朗将以图曼重新计算货币汇率,现行货币里亚尔将在未来两年与新货币图曼一起在市场流转。在此期间伊朗将逐步回收旧币,用新硬币和钞票代替里亚尔。新旧货币的换算将是1万里亚尔兑换1图曼。

特朗普2018年推动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同时制定了"让伊朗石油出口归零"的封锁计划,伊朗的国家命脉被美国遏制在咽喉。

伊朗经济结构本来就单一,石油出口是为数不多能挣钱的,油都卖不出去,伊朗的国内生产力跟不上,导致经济、就业形势进一步恶化,货币购买力不断下滑。

按照最新的市场汇率,1里亚尔只能兑换0.000024美元,货币汇率较2018年美国单边"退群"时贬值600%。而黑市上,伊朗货币汇率更加"苍白无力",1美元可以轻松兑换15.6万里亚尔,这个比值仅仅是官方汇率1/4左右。

穷途末路,被美国打击,该国连自己的货币都保不住

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让本就生灵涂炭的伊朗更加捉襟见肘,国家货币基金组织对伊朗2020年的经济增长预期是负6%,其国内青年失业率已高达17.9%。在解释为何要实施货币"清零"计划时,伊朗央行行长赫穆马蒂说,在当前形势下,货币上过多的"0"会造成人们生活中诸多不便。尽管伊朗现在很难解决经济、就业等一系列问题,但至少必须表现出有能力、有意愿解决货币上过多的"0"。

货币"清零"有先例

近现代历史上对本国货币"清零"的国家不少,如二战后的德国,多次爆发经济危机的阿根廷,以及巴西、委内瑞拉等。

以上各国货币"归零"后,也仅有德国实现了经济复苏,就业回升,其他各国依然处于原地踏步甚至继续恶化的窘迫境地。

阿根廷货币比索二战后四次"清零",但经济危机爆发成常态;巴西虽然曾是新兴经济体代表,可如今情况仅比阿根廷好一点点而已;委内瑞拉更不用说,曾在1997年实施货币"清零",当时该国通胀率为24000%,而如今却已高达815000%。

美元霸权下,货币独立如同主权独立

美国金融霸权的威胁,无论是从国际支付还是国际储备的份额来看,美元的占比都在50%左右甚至以上,这使得美元成为当仁不让的全球储备货币,从而拥有了巨大的金融霸权。

其金融霸权首先体现为美元资产的安全性。当前,全球的美元储备总额高达6.7万亿美元,所有这些美元资产大部分都存放于美国的金融体系,这就给了美国施加威胁的机会。其次体现为美元的使用权力,也就是从美国主导的SWIFT系统除名,禁止使用美元来交易。

凭借着储备货币的地位,美联储也成为全球的央行,其利率走势引领全球。

但美国的货币政策主要是为了美国国内的经济服务,而其他国家的经济周期和美国未必同步,如果跟随美国使用同样的货币政策,就可能导致经济出现过热或者过冷,也就是可能会出现资产泡沫,进而在泡沫破灭之后被收割。

即便是强如欧元区和日本,也避免不了跟随美国掉进宽松的陷阱,出现资产泡沫并破裂,最终出现经济的长期停滞。

这大大突显了在如今世界货币体系下,保持货币独立的重要性,没有货币独立,犹如没有主权独立。

同样是面临汇率大幅升值的压力,德国在80年代并没有像日本一样大幅放松货币政策,而是短期小幅放松货币政策,在经济企稳之后立即开始大幅加息,这使得德国的房地产市场没有出现日本似的大泡沫。

在产业政策方面,德国坚持发展现代制造业,不把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由于经济中不存在泡沫,因而德国从来没有被美国通过货币政策收割过,其经济持续增长,人均GDP已经接近美国的水平。

虽然美元占全球支付和储备资产的比重仍在50%左右,但美国经济占全球的比重已经降至25%,这说明美国的经济霸权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其金融霸权或许也会逐渐衰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微信号:BT财经)所有,财经时报为BT财经授权转载的唯一网站,未经BT财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