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撕得邢凯:在惊心动魄的2020年,用包装实现逆势增长 | BT专访

轻轻一点 播放全文
在邢凯的愿景中,一撕得会持续把B2B平台当作主攻方向,为整个包装产业提供体验良好、效率高效的类电商化交易平台,"先做好不变的,再去追求可变的。"

2020年疫情肆虐,经济停滞,大多数企业陷入困境,而互联网包装平台一撕得业绩却逆势上涨,同比增幅达30%以上。

这个成绩来得并不轻松。

(一)

一撕得邢凯:在惊心动魄的2020年,用包装实现逆势增长 | BT专访

创始人邢凯用"惊心动魄"形容一撕得在过去三个月的经历。 

一方面,80%-90%的线下商业经济饱受冲击,需求量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几百家工厂无法开工,产能难以恢复,供给交付受到影响。此外,包装类原材料价格产生了极大的波动,其中牛皮纸价格就经历了40-50%的飞涨。 

"疫情让我们受到了特别大的影响。刚爆发的时候,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对此,邢凯表现得非常坦率,"原本预计是四月份疫情得到控制,国内确实做到了,但是国外又爆发了。我们目前预期是九月份逐步恢复。" 

严峻形势下,一撕得在寻找机会。 

邢凯表示,整个疫情期间,多数企业经历了先萎缩、后膨胀、局部大幅度增长/萎缩的三个阶段。 

"尽管很多外贸客户受到重创,包装出口处在了暂停的状态,但医疗类和民生相关行业的供给出现了集中爆发,比如呼吸机对包装会有更高的要求。"这些激增的需求都急需包装供应链的迅速配合。 

由于众多工厂不能完全复工,区域性的产能受到了影响。一般来说,包装行业的下游企业都是就近取材、就近销售,但在整个疫情期间,需要全国性的调动生产,保障供给。 

而在包装行业能做到这一点的,全国恐怕只有一撕得。 

邢凯表示,当时二月份华东地区工厂开工率不足15%,一撕得利用平台优势,采取跨区交货的方式,通过远程的模型和"云供应链"来解决客户需求。 

"平时,一般客户只需动用三到五家工厂即可满足需求。但这一次我们为了一位华东客户,动用了30家工厂,北至天津、南至广东。挑战是全国性的,全国供应链总动员来解决局部问题。" 

此外,疫情使得消费者对包装的需求有了新的变化,一撕得快速研发了新型抗菌抗病毒的包装材料,病毒细菌的杀灭率高达99%。"检测报告刚刚出来,新产品将很快推出。" 

尽管面临种种挑战,但一撕得的快速应对,使其在疫情期间获得了同比三成以上的增长。

(二)

一撕得邢凯:在惊心动魄的2020年,用包装实现逆势增长 | BT专访

在采访中,邢凯说的最多的一个词是"需求"。 

无论是疫情应对还是创业初衷,发现并解决客户需求都是邢凯优先考虑的事。 

邢凯最初是在经营化妆品店的过程中发觉了商机。"2013年左右,我的店在天猫上很受欢迎,很多顾客认为我们的包装十分出色,众多厂商也纷纷找上门寻求合作。" 

当时,国内电子商务发展蓬勃,对于包装有了更丰富和多元的需求,但包装仍被视作末端的服务业,国内包装市场并没有一家"产品公司",整个行业相对传统,没有能力应对多样的客户需求。 

经历几次市场评估后,邢凯以此为契机创立了一撕得。 

一撕得第一款产品便是拉链纸箱。拉链纸箱的成本要高于传统纸箱,但一撕即开的体验打中了用户收到快递后开箱麻烦的痛点,解决了最后15秒的用户体验问题,并且绿色环保,迅速打开了市场。 

而面对当时包装业产能冗余、以次充好偷工减料、整体处在底端的价格战中的状况,邢凯从创业起就做了割裂。 

一撕得逆向而行,早期遭遇了很多挑战。

在与一家知名电商公司商谈合作时,面对对方"为什么你们的产品成本高于传统包装企业"的质疑,邢凯特意和对方一起做了一次全国范围的质量检测,从全国四十个仓库抽调样品,最终包装的抽样合格率只有10%,绝大多数存在偷工减料的状况,最严重的减料了40%以上。 

"你买到的东西,并不是你看到的东西。你买到的箱子虽然便宜,但是材料被'偷'了。"这次实践,让对方对于一撕得的品质有了信心,顺利达成了合作。 

一撕得从创业起就通过规范自己,让交易变得透明。在邢凯眼里,"成本是公平交易的结果,而不是单方面对成本的无限制压制。"他表示,控制成本不是第一位,解决用户需求才是第一位,后续一撕得通过产业链条规模化,已经把成本控制在了合理水平。

(三)

一撕得邢凯:在惊心动魄的2020年,用包装实现逆势增长 | BT专访

求新几乎是所有创业公司永恒不变的命题,但在邢凯的创业过程中,他的追求却有些不一样, "把所有资源all in在不变的趋势上。" 

这其中,一件商品和一个人给了他极大的启示--一件商品是集装箱,一个人是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 

邢凯以集装箱举例分析,集装箱诞生之前跨海货运损耗量很大,货物运量的统计不成体系;集装箱出现后,最大的成功在于其产品的标准化以及由此建立的一整套运输体系,全世界物流成本下降三分之二,效益则几倍级提高。 

集装箱的诞生,并没有让产品本身发生本质变化,却改变了整个行业。 

而世界首富贝索斯一个很出名的经营理念也启发了邢凯:"与其关注未来十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不如去关注未来十年什么是不变的。" 

邢凯说:"我认为每两到三年在国内就会有一个比较大的经济浪潮,每个时期都有风口,都有新的经济形态推出来,前几年是共享经济、新零售,现在是直播带货的新消费模式,品牌宣传渠道和销售渠道合一。在传统行业,一个公司做到百亿可能要二十年,现在可能只要两年。" 

而在瞬息万变的商业浪潮中,邢凯要去抓住的正是不变的本质。 

"无论商业行为怎么变化,这些经济浪潮最终都要落地,落到一个又一个的商品上。购买渠道和认知渠道在变,但用户对于商品的需求不会发生变化。" 

邢凯认为,商品作为最主要的实现经济成果的手段,一定会持续下去。而一撕得要做的就是用更领先的方式去满足新经济的需求变化。 

"传统品牌思考的是成本,而新经济品牌思考的是成长。" 

基于这个理念,邢凯将一撕得定位为"中国新经济的送水人"--"新经济浪潮下,你们是淘金的,我是送水的"。

(四)

一撕得邢凯:在惊心动魄的2020年,用包装实现逆势增长 | BT专访

经历了疫情考验,仍有众多挑战在等待着力图做好"送水人"的一撕得。 

对于创业者而言,"山寨"和"抄袭"永远是难以摆脱的阴影,一撕得也不例外。 

邢凯从产品和商业模式两条线寻找应对策略,为一撕得建立护城河。"拉链纸箱看似是一件简单的产品,但到今天为止,一撕得并没有遇到真正的竞争对手。" 

"从产品讲,不断的压力让我们持续去创新。到2019年底,我们拥有的专利量已经超过了500项。预计到今年,我们将成为中国包装行业知识产权申请量的第一名。"从最初的拉链纸箱到Nbag植物塑料袋再到Nbox循环箱,一撕得通过科技创新寻求包装领域新的发展趋势。 

而在经营上,一撕得"产品+平台"的商业模式,提供涵盖整个包装价值链的综合性服务,"一撕得是一个完整的商业链条,需要规模化的商业行为才能将商业模式执行到位。模仿拉链纸箱的厂商很多,但形成产业链规模的并没有。" 

一撕得还建立了垂直于包装行业的自有物流服务平台快犀牛。 

在成立快犀牛之前,一撕得收到的七成投诉都来自于物流端。"当时工厂生产完成后直接送给客户,在转运过程中效率低下,而没有实现在线化管理,使得我们难以实现对于交货体验的有效管理。各项纸质单据的流转,在交接过程中至少产生了10%的损耗。" 

在邢凯的分析中,物流市场的主流供给在现在的国内市场基本得到了满足,然而垂直行业的物流仍有诸多提升的空间。 

"我们运输包装最主要材料就是纸,需要满足防潮的需求。而纸作为'运输抛货'(物流业中,抛货是指体积大而重量轻的货物)同样有一系列要特别注意的事项。" 在国内的包装产业内,物流标准实际上是一片空白,一个专业化的物流公司有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一撕得未来十年的目标还是扎根国内市场。 

"我们预测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内,在中国每一个比较有规模的垂直B2B行业,都会产生比较大的交易平台,包装行业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单看一家工厂,本身可能都很完备了。但是站在一个行业的高度去分析的话,国内绝大多数2B行业都出现了产能冗余、整体运行效率底下、浪费严重等问题。物联网技术对于行业内的效率提升和成本下降可能带来巨大的促进。"

 在邢凯的愿景中,一撕得会持续把B2B平台当作主攻方向,为整个包装产业提供体验良好、效率高效的类电商化交易平台,"先做好不变的,再去追求可变的。"

相关主题: 一撕得新冠肺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微信号:BT财经)所有,财经时报为BT财经授权转载的唯一网站,未经BT财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1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