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给纳税人发钱的美国,真能救回五次熔断的美股吗?

不出意外,该计划将很快施行,其中将有2500亿美元现金直接支付给个人和家庭。

美国时间3月25日凌晨,白宫和参议院终于就一项规模高达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达成协议。

不出意外,该计划将很快施行,其中将有2500亿美元现金直接支付给个人和家庭。

早在3月17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就曾透露过政府将给每人发放1000美元的计划。

当时消息出来以后,全球一片哗然。

给纳税人发钱的美国,真能救回五次熔断的美股吗?

毕竟,之前世界上还没有过在出现金融危机时国家直接发给老百姓发钞票的先例。

特朗普在他的发言中曾对此计划沾沾自喜,认为是一个超级的拯救美国的规划。他在记者会上表示:"一旦打赢抗疫战,经济会一飞冲天。"

而美国这样明目张胆地开动印钞机,已经被很多经济界人士认为有打劫世界拯救美国经济的嫌疑。

可问题是,如果从根本上看,这已经是美国政府能拿出来的最后一招。

失效的美联储

特朗普自上任以来,一直都对美联储诟病有加。 

原因就在于,作为一个成功商人的形象上任的特朗普,急切需要一个经济指标来证明自己经济政策的成功。而他选中的,是股市。 

因此,保证美国股市的持续上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变成特朗普的执念。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很多次特朗普一直在批评美联储主席不采取降息政策的原因。甚至他还曾破口大骂美联储丧失理性,"是一群疯子"。 

其实,他们之间的矛盾是美国经济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之间的战争。 

美联储真正存在的意义在于稳定美国的金融资产价格。作为美国的中央银行,美联储却是私有的,政治上独立于白宫,财政上独立于国会。它更关心的是美国所有金融产品的价格不能波动太快,而且要保证上升的趋势。 

由于2008年下半年开始,美国经济已经出现了疲软的势头,为了维持美国强势的金融资产价格走势,美联储就必须保证美元要回流到美国本土。 

要达到这个目标,美联储动用的就是加息这一个工具。 

但对于特朗普来说,他需要的是美国资本市场流动性充裕,从而做高股市。要想实现他的目标,美联储就应该降息。 

这才是他跟美联储之间矛盾的根本。 

给纳税人发钱的美国,真能救回五次熔断的美股吗?

当这次股灾刚刚爆发第一次熔断时,特朗普就提出美联储应该迅速降息稳定股市。这一次美联储听从了他的意见,有可能是历史上第二次的股市熔断吓坏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甚至亲自发布通告表示,将美国的基准利率下限降为0。 

但依然没有什么卵用,美国的股市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不停地冲击着人们认知的底线。 

从2月20日到3月18日,标普500指数累计跌去了29%。3月9日,标普500指数一开盘跌幅就达到7%,历史上第二次触发了美国股市的"熔断"机制,导致市场休市15分钟。在那之后,美股又在短短10天之内再次熔断了三次。 

甚至使得纽约股票交易所关门,所有的股票采用网上交易。 

这几乎是历史上最罕见的一幕。 

还有一个指标引起了美国金融界的关注,那就是美国国债的收益率。 

在3月9日美股第一次熔断之前,美股下跌伴随着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下降(债券收益率下降对应债券价格上升),呈现出股跌债涨的态势。 

这是经济前景恶化,资金从高风险股市转移到避险的国债市场时正常的市场走势。可以说,3月9日熔断之前,美股下跌是对经济前景恶化的正常反映。 

但从3月9日开始,美股的下跌带动了美债收益率的明显下滑,呈现出了股债齐跌的态势。这就不是经济恶化可以解释的市场走势了,而应该归因为流动性紧缩同时打击了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 

换句话说,美元资本在加速撤离美国金融市场。 

如果美元资本撤出得过快过多,就会使得目前为止已经以金融作为立国之本的美国,成为一个"建立在黄沙之上的城堡"。 

那可能就不只是大萧条了。 

因此,当前特朗普和美联储罕见的意见一致,认为美国现在缺乏的是流动性。

一切为了流动性

从另一方面看,此次金融危机跟2008年还有一些不同。这次美股跌幅虽然很大,但美国金融市场整体流动性其实处于相对充裕的状态。 

这其实都是"沃克尔法则"的功劳。 

这个法则是2010年美联储前主席沃克尔提出的金融监管建议,其核心内容包括禁止商业银行用自有资金做高风险的股票买卖等业务,以及禁止商业银行收购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权基金等。 

"沃克尔法则"降低了银行对股市的风险暴露,很大程度上能阻断股价下跌向银行系统的感染。 

因此,尽管美国股市已经跌幅很大,美国商业银行体系仍然稳健。 

目前看来,这是一个不幸中的万幸。如果美国商业银行也乱了的话,那么老百姓就会进入一个无尽循环的恶性深渊。 

但"沃克尔法则"也是一柄双刃剑。 

在阻断股市风险向银行传导的同时,也阻塞了银行资金向股市的流动,从而增大了股市爆发流动性风险的可能。 

毕竟,根据"沃克尔法则",银行体系的资金很难进入股市。而美联储主要以银行作为货币投放对象,在"沃克尔法则"形成的银行与股市间防火墙的阻隔下,美联储的货币投放就无法直接传导到股票市场,从而降低了美联储对股市的干预能力。 

给纳税人发钱的美国,真能救回五次熔断的美股吗?

这正是近期美联储大幅降息1.5个百分点,并推出7千亿美元量化宽松后,美国股市仍然继续大幅下跌的重要原因。 

也因此,此次美国政府提出了一个过万亿的股市救援计划,出发点却是为纳税人直接发现金。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增加市场上的流动性。 

在银行的资金不能直接进入股市的条件下,很多企业家被逼无奈,只能尽快低价处理自己在其他领域投资的资产,例如债券、黄金,从而购买更多的股票来保证自己企业在股市的价值。 

这就使得整个投资市场在银行之外变成了一个低谷,而银行所筑的安全高墙,又阻断了民间的现金流涌入股市。 

因此,特朗普选择向纳税人直接发现金,以便让纳税人利用这些现金去进行消费,从而将这些资金间接地筹集到上市公司的手中,帮他们稳定自己的股价,增加流动性的武器。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可以非常流畅地带动消费、刺激生产,稳定整个社会的情绪。 

在凯恩斯理论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一箭多雕的经济振兴计划。

不是第一次

特朗普这一个发现金的操作,其实就是披着救济外衣的美元超发计划。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美国拿出美元超发作为武器抵抗金融危机。在2009年的经济危机中,美国就是依靠多印了2万多亿美元,导致美元大幅度贬值才会率先走出经济危机。 

所谓货币超发,是指货币发行增长速度超过货币需求的增长速度,即货币发行量超过了维持经济正常运行所需要的货币量。 

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2009年3月18日美联储宣布将购买3000亿美元长期国债,开启了第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结果,美联储实际购买1.25万亿美元抵押贷款支持债券、3000亿美元美国国债和1750亿美元机构证券,累计1.7万亿美元左右。 

2010年11月3日,美联储宣布推出6000亿美元的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在封闭经济条件下,两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一定会增加美国的流动性。但实际上,两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只部分增加了美国国内的流动性,大部分流动性在开放经济背景下通过现行的后布雷顿森林体系转移到他国,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 

2009年,美国M2全年为8529亿美元,2010年为8816亿美元,同比增长3.365%,GDP同比增长2.9%,CPI同比增长1.5%,M2增长率-GDP增长率=CPI增长率为-1.035%。 

由此看出,尽管美国国内货币供给数量如此之高,却没有像很多新兴市场国家那样出现通货膨胀。 

这说明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具有世界性。 

由于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美国经济的比较劣势,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并没有使美元在本国范围内流动,而是大部分流向了发展中国家。 

而这就造成了那些实行固定汇率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的国家不得不发行大量的本国货币来对冲美元,从而引起发展中国家的通货膨胀。 

这就是所谓的"美国通胀、世界买单"。 

这一次美国在遇到金融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祭出的依然是美元超发这一个武器。从历史和经济学规律都可以看出,美国这一次的算盘,还是想让世界为它的经济风险和错误买单。 

这样的操作,非常"特朗普",不是吗?

危险边缘

二战之后在布雷特森林举办的会议,明确了"世界各国的货币跟美元挂钩,美元的货币跟黄金挂钩"这样一个世界货币比兑体系,正式将美元作为了世界经济的压舱石。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美元变成了美国左右世界金融的一个非常好用的武器。 

给纳税人发钱的美国,真能救回五次熔断的美股吗?

这中间几经变革,从废弃金本位到美元不再跟实物挂钩,再到美元逐渐适应超发这样一个现实,通过超发输出通货膨胀,成为美国金融精英应对自身国家经济危机的常用手段。 

当然,这么做非常危险。 

因此,美联储的另外一个配重就是美国国债,利用节节上升的美国国债收益来平衡输出超发美金国家的怨气。 

换句话说,美联储的潜台词就是:超发的美元,其实可以拿来购买国债,享受高额的收益。 

这在一般的经济情况之下显得很有效,能通过银行和国债之间的利差,掩盖住美元超发带来通胀非常难以消化的事实,从而降低其他国家的反抗强度。 

但这一次,美国股市和债市同时下降,意味着美元资金在加速流出美国。如果这个时候捡起超发美金的这件武器,很有可能引发国际社会不一样的反弹。 

其实,美国本土的投资大鳄早已经看到这样的风险,并且已经开始布局。 

最近有一个消息在投资圈非常引人注意--中国数量比较少的主权和非主权美元基金,最近这段时间从几乎无人问津变成了国际投资市场的香饽饽。这些基金原来累得半死也拿不到多少钱的融资经理,手机现在都被打爆了。 

还有一个消息也非常具有代表性。 

潘石屹退出的SOHO中国,旗下所有的楼盘和生意被美国黑石投资基金全盘高额资金收购。而在不声不响之间,黑石基金一年之内已经在中国的不动产交易市场投下了近千亿人民币的资金。 

这也意味着,其实在这一次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美国的金融巨鳄们已经感受到了危险,并早已开启了海外避险模式。 

而当这些金融巨头都对美国经济报以怀疑态度的时候,特朗普的发钱战略到底能有多大的效果还未可知。 

唯一可以预料的是,对美国金融体系而言,危险已经在身边徘徊。   

参考资料:

《人民币超发之忧与货币政策选择》  中国发展观察2011年07期

美国股市的流动性虹吸效应》  华夏时报  作者徐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微信号:BT财经)所有,财经时报为BT财经授权转载的唯一网站,未经BT财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