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600美元一瓶!“疯狂”洗手液背后的神秘家族企业

在亚马逊上,一些卖家把本来不到10美元的Purell炒到了600美元,折合人民币4000元!

被买爆的Purell

新冠肺炎病毒在海外大规模爆发后,西方民众突然间从闲看中国变为自己也陷入到了巨大的恐慌之中,开始抢购一切能买到的东西。从街边的杂货店、药房,到沃尔玛超市,再到电商平台亚马逊,所有货架几乎都被疯狂的购物者们一扫而空。

 可你知道什么东西最难买到吗? Purell,美国人最喜爱的免水洗手液。 

在曼哈顿市中心的Duane Reade店,一位经理说,这家店的Purell已经卖光了,要到周末才能来货,而皇后区的另一家Duane Reade则无限期售罄。在长岛劳伦斯的一家Costco,早上到货的一批Purell,一小时内就被抢购一空。有长岛Costco的员工表示:"这是恐慌性抢购。通常现在是一年中最低迷的销售期之一。"

在亚马逊上,一些卖家把本来不到10美元的Purell炒到了600美元,折合人民币4000元!显然,这是利用了公众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心理,不过美国人对Purell的热衷与疯狂,由此可见。

600美元一瓶!“疯狂”洗手液背后的神秘家族企业

由于人们购买不到包括Purell在内的品牌洗手液,网上开始充斥着含有芦荟凝胶和外用酒精等成分的自制药剂。纽约州州长甚至宣布,纽约州将使用罪犯劳工生产自己的洗手液。 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令美国人疯狂的Purell洗手液背后,居然是一家拥有74年历史的家族企业。

创业夫妻档,市值超10亿

这个神秘家族企业叫做Gojo Industries,生产各种类型的肥皂、杀菌剂和消毒水,占据了美国洗手液市场的1/4。

2016年,《广告周刊》估计,Purell的年销售额约为2.66亿美元。而企业情报网站 Owler 估计,Gojo公司2019年销售收入约为5.6亿美元。作为非上市公司,《福布斯》估计 Gojo公司价值至少10亿美元!  

难以想象的是,这家市值超10亿的洗手液巨头,最初的起源却是一个家庭小作坊。 

Gojo公司的创办者是Goldie Lippman和Jerry Lippman夫妇。 

二战期间,Goldie曾是俄亥俄州阿克伦城一家橡胶工厂的主管。他注意到,工人们在工作一天后,很难用水清除手中的石墨和炭黑,只能将手指浸入煤油和苯等刺激性化学物质中清洗。 

于是夫妻俩找来一位化学教授,合作开发出了一款单步清洗式洗手液,可以去除石墨等难洗物质,而对皮肤仍是安全的。 

1946年,夫妻俩成立了Gojo公司,公司名称来自他们名字的组合,第一款产品则名为 Gojo Hand Cleaner。

600美元一瓶!“疯狂”洗手液背后的神秘家族企业

公司创立之初,全靠夫妻合作。妻子Jerry负责在地下室将清洁剂分批混合,装在旧陶瓷罐中,然后放在汽车后备箱里四处推销;丈夫Goldie则负责采购图书和原材料。 

Gojo的第一批客户是机械师和汽车修理厂工人,还有一些订单来自那些经常处理石油、油脂和其它难以清除的化学物质的行业。他们的洗手液非常受欢迎,以至于Gojo的客户抱怨,他们的员工会将午餐桶装满洗手液带回家。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Jerry 1952年发明了份量控制分配器,并申请了专利。这种分配器一次只喷出一小撮东西,广受市场欢迎,从而带动了Gojo洗手液的销量。 

1972年,丈夫Goldie去世。由于夫妻俩没有孩子,妻子Jerry决定让她的侄子 Joe Kanfer 接管公司并担任首席执行官。 

Joe Kanfer 从七岁起就开始参与了家族企业的事务,当时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坐在 Gojo Hand Cleaner 的盒子上以保持密封,直到包装的胶水干透。 

可以说,Kafner几乎是与Gojo公司共同成长的,从产品配制到做销售,最终成为了公司总裁。

改变游戏规则,成为主流产品

1988年,在Joe Kanfer 的主导下,Gojo成功开发了日后最受欢迎的Purell。这是一种以酒精为基础的无水洗手液。

不过,刚开始Purell的表现并不出众。后来,诺丁汉·斯皮克公司帮忙开发了Purell的品牌、标识和包装--将洗手液包装在一个透明的塑料瓶里,并在配方中添加泡沫,赋予它"吸引人的、新鲜的、干净的美学"。之后,Purell才开始流行了起来,并很快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洗手液。 

诺丁汉说:" Purell改变了游戏规则,改变了消费者的行为,成为了主流产品。" 

Purell的最大突破是在2002年。当时美国疾病控制中心重新编写了医疗卫生指南,此前一系列研究表明,对于医护人员来说,酒精洗手液在预防病原体传播方面比肥皂和水更有效。有了这种认可,Purell迅速扩展到医疗市场。在这次冠状病毒恐慌之前,医生办公室、医院、军营、杂货店和学校都在使用Purell洗手液。 

目前,Gojo公司在全球拥有2500名员工,除洗手液外,产品还包括湿巾、汽修或工地等专业用途的清洁剂、物品表面使用的抑菌清洁剂、自动感应皂液机等,覆盖家庭和公共用途。拳头产品 Purell 洗手液,不仅在美国俄亥俄州的 Wooster 和 Cuyahoga Falls 地区生产,在法国也有生产基地。

低调,却人才辈出

在美国众多的家族企业中,Gojo可谓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成功代表,历经74年仍在蓬勃发展。不过,Kanfer家族却很低调,公司发言人始终不愿回答有关Kanfer家族的问题,也不让任何家庭成员发表评论。

尽管如此,从有限的资料当中我们还是可以发现,Kanfer家族的成员个顶个都是经商投资的高手。 

Joe Kanfer担任Gojo的首席执行官一直到2018年,现年73岁的他已经从公司的日常经营中淡出,但仍然是公司董事会的成员,并担任"许多团队的顾问和指导"。Joe Kanfer还是一位风险投资人,在美国和以色列进行投资。根据家族基金会的资料,他是以色列生物科技初创企业Startvest Partners和医疗科技公司Nervomatrix的董事长。 

Joe Kanfer的妻子Pam Kanfer则是一名失读症专家,也是Lippman Kanfer慈善组织的成员、家族基金会Lippman Kanfer Family Foundation 以及 Lippman Kanfer Foundation for Living Torah的主席兼创始董事。 

如今,Gojo公司由Joe Kanfer的长女Marcella Kanfer Rolnick接管。她是 Kanfer-Lippman 家族的第三代成员,曾就读于斯坦福大学,拥有 MBA学位。当一代创始人Jerry Lippman于2005年去世后,Rolnick成为了公司的副董事长,并在2018年5月接任父亲的执行董事长一职。 

Marcella Kanfer跟她父亲一样,也是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参与家族企业的运营,和父亲以及公司创始人Jerry Lippman一起工作,先后参与过配方生产、市场研究、微生物研究、电子商务和市场开发等工作。 

Marcella的妹妹Mamie Kanfer Stewart,拥有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MBA学位和堪萨斯城艺术学院的BFA学位,目前是Gojo公司的董事会观察员,并作为顾问为公司提供组织开发支持。Stewart还和姐姐Marcella一起创立了咨询公司Meeteor。 

Joe Kanfer的儿子Jaron Kanfer,是第三代中唯一的男性,他与洛杉矶湖人队的LeBron James等人共同在迈阿密创立了一个服装和配饰品牌UNKNWN。虽然在家族企业中没有职位,但他经常在社交媒体上给予支持。

图:Lippman-Kanfer家族三代人。从左至右:Joe Kanfer、Marcella Kanfer、Jerry Lippman

不过,去年11月,Gojo新上任了一位总裁兼CEO Carey Jaros,并不是Kanfer-Lippman 家族的成员。Carey Jaros毕业于哈佛商学院和布朗大学,曾在Gojo担任三年的首席战略官和一年多首席运营官。

Marcella Kanfer仍为执行董事长,二位女士将共同带领Gojo继续前进。 

根据BusinessWire最新报告,预计2020-2024年,全球洗手液市场市值将增至59.07亿美元,其复合年增长率将接近9%。

由此看来,这个历经74年屹立不倒的卫生帝国仍未来可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微信号:BT财经)所有,财经时报为BT财经授权转载的唯一网站,未经BT财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